5年内,7500万人丧失劳动力?“逆城市化”成现实,房价再无普涨

农民工,是过去20年支撑城镇化进程的重要力量。

有研究指出,城镇化率每提高一个百分点,大约对应着1500万人口从农业生产转到城市非农生产。

而在中国城镇化率提高速度较快的年份中,每年新增的农民工数量就多达上千万,是城镇化率统计提高的主体。

按七普数据来看,中国现在城镇化率是63.89%,过去十年间,城镇常住人口增加2.36亿人,常住人口城镇化率提高14.21个百分点。

高楼大厦,水泥森林,房地产规模的快速扩张,这一切都离不开农民工的贡献。

5年内,7500万人丧失劳动力?“逆城市化”成现实,房价再无普涨

消费也是一样,北师大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院长宋晓梧曾说过:以2019年的数据来看,2.9亿农民工占我国4.4亿城镇就业人员的66%左右。一个农民工家庭按三口人算,就将近影响到七八亿人的消费。

但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农民工,总有老的时候。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08年农民工的平均年龄为34岁,2020年,已经上升到了41.4岁,高于2020年劳动力人口的平均年龄(38.8岁)。

去年,16-30岁农民工的数量只占22.7%,50岁以上的农民工数量占比却高达26.4%。

经济学家林采宜发文指出:5年内,超过7500万的高龄农民工将退出劳动力市场。

这7500万人一旦丧失“劳动力”(当然,这里的“劳动力”指的是就业技能),某种程度也意味着城镇化红利的结束,也是数亿劳动力“归乡”的开始。

经济学家李奇霖曾发过一个报告,世界城市化分为三个阶段:

在初期(人口城镇化在30%以下),农村人口占优势,工农业生产力水平较低。

在中期(城镇化30%-70%),工业基础比较雄厚,余劳动力转向工业,城市人口比重快速突破50%,而后上升到70%。

在后期(城镇化70%-80%):农村人口向城镇人口的转化趋于停滞,农村人口占比稳定在10%-20%左右,城市人口可以达到80%左右,趋于饱和,这个过程的城市化,不再是人口从农村流向城市,而是城市人口在产业之间的结构性转移。

目前,我国的城镇化率将近64%,以80%的城镇化率上限来计算,未来城镇化的空间只有16%。

5年内,7500万人丧失劳动力?“逆城市化”成现实,房价再无普涨

当这些高龄农民工在城市中无法找到合适的工作,大规模的返乡潮就不可避免。

最典型的表现,是从东部发达城市群,向中西部老家“迁移”。

数据显示,在京津冀地区就业的农民工2076万人,比上年减少132万人,下降6%。

在长三角就业的农民工5179万人,比上年减少212万人,下降3.9%。

5年内,7500万人丧失劳动力?“逆城市化”成现实,房价再无普涨

在珠三角就业的农民工4223万人,比上年减少195万人,下降4.4%。

“逆城市化”,正在成为现实。

有朋友会说,“逆城市化”不是好事么?发达国家都会经历这个阶段,大城市病越来越多,有钱人去都市圈、农村生活,反而可以带动城乡平衡。

这种看法是错误的。

我们的城市化进程并没有像欧美那样达到80%-90%的水平,如今还有3.7亿流动人口“飘在外面”,更有4.9亿“人户分离”的家庭在城市生活,却没有在城市里落户。

这种情况下,如果因为劳动力变老,在城市中找不到合适工作,出现所谓的“逆城市化”,本身就会打断我们的城镇化进程,进而影响GDP增速、投资额、社会零售品消费等各项经济指标,这跟欧美日韩出现的“逆城市化”,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更重要的是,城镇化的脚步一旦放慢,房地产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过去20年,中国城市常住人口城市化率上升了近26个百分点,农民工进城、小城市的人到中城市、大城市、超大城市,是城市规模的扩大才带动了房地产业的增长。

1990年刚开始房改的时候,人均居住面积只有6平米,现在城市人均住房面积已达到50平方米。

一旦城市化率增长放慢,高龄劳动力大规模返乡,出现特殊的“逆城市化”,在城里大拆大建搞房地产,盖那么多房子,又有多少人来住呢?

黄奇帆曾做过测算,目前城市居民有7个亿,存量房屋300多亿平米,加上未来10年涌入城市的两亿人口,存量房屋面积会增加到400亿平米左右,按每人50平米来算,房屋的年均销量应该是8亿平米。

照这样来算,10年后,年销售量是8亿平米,加上每年城市更新、老旧房屋改造有两亿平米,10亿平方米就是楼市的平衡点。

5年内,7500万人丧失劳动力?“逆城市化”成现实,房价再无普涨

5年内,7500万人丧失劳动力?“逆城市化”成现实,房价再无普涨

年销售10亿平米,意味着目前的房地产销量要萎缩40%以上。

换言之,目前不少城市正在兴建的新城区,高楼大厦,高层住宅,未来盖出来也不会有那么多人买,因为买房总需求降低了。

也就是说,房价不可能再像过去10年那样出现“普涨”,不管北上广深、二线省会、三四线地市、五线县城,未来必然出现大幅的分化,而且这个分化的幅度会超出我们的想象。

购买力最强的年轻人,将会持续向发达城市群和都市圈涌入,而年岁渐长的农民工从大城市“撤退”后,没有在老家地市和县城就业的能力,回农村才是务实的选择。

根据第一财经新一线城市研究所的划分,目前有4个一线城市,15个新一线城市,30个二线城市,70个三线城市,90个四线城市,129个五线城市。

而全国有1800多个县城,当城镇化的步伐逐渐放缓,只有极少数城市主城区的房价能够长期维持向上,这些城市一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剩下的大部分城市,可能只是“陪跑者”。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510事件(厦门5月10日)

下一篇:511事件(我考了511)

发表留言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