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可可西里事件(《可可西里》里面那些人物,真的存在过吗)

最近有很多朋友提到1994年可可西里事件(《可可西里》里面那些人物,真的存在过吗)这个事件,那么小编整理了一下有关1994年可可西里事件(《可可西里》里面那些人物,真的存在过吗),供大家参考。

可可西里的故事

。昨天晚上去听了野牦牛队在北师大的报告会,感觉没有想象中的激动。什么原因?可能我已经不处在那个看到为“野生动物保护事业”贡献力量的人们就热泪盈眶的年龄了;可能我已经完成了从容易被本能感动的水平上升到能够科学分析的水平的转变;更有可能的是:我看到了潜在的危机。

为了更好的叙述,先来说几句大家都知道的常识。保护区的工作开展与规划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对野生动物栖息地或景观的保护。因为,栖息地是野生动物生生不息的物质和精神动力来源。

对栖息地的破坏可以说某种程度上远远大于简单的捕杀。这一点相信学过保护生物学的人们都能够认同。而昨天我看到的是什么呢?首先,保护区成立之前,保护的重点就是野生动物,而对栖息地的保护可以说不仅仅是没有充分的开展,甚至是没有足够的意识。

【西部工委(野牦牛队)解散后,现在在可可西里建立了县级保护区】用一句前牦牛队员谢周先生的话:“我们藏族因为宗教和文化的原因,对生命格外尊重”。这就不难解释队员们舍生忘死与盗猎分子展开激斗的精神背景了。然而这一切都建立在个人的喜好和激情之上,颇似美国大片的个人英雄主义。

这就局限了科学意义的保护,而使保护的效果局限在反盗猎,而忽视了同样重要的栖息地保护;或者说重视了藏羚羊的“生命”而忽视了生命的质量。举例来说(前队员仪加先生讲述):一次3位牦牛队员们因车辆故障被迫徒步穿越可可西里,险些送命,而救了他们的恰恰是两辆采金者的车,这在我看实在是一种无言的讽刺……(大家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意识:在有蹄类栖息地开矿——特别是非法开矿意味着什么?水源遭到污染、兽群活动路线被迫改变、甚至导致更加容易收到天敌和人类的袭击!)其次,保护人员的文化素质不高。这似乎是一个老旧的问题了,有人说:“他们很不容易了,还要那么多要求!?换一个高文化素质的人工作还没有开展高原病先犯了。”然而这却是残酷的现实,在保护区由简单的反盗猎作用向完善的科学规划管理发展的路途上,这是无法回避的现实。

中国的国情决定了保护区的转型不是简单的个人、部分人或政府的行为,而需要漫长的时间和更多人的关注。我曾经设想了一个可行的办法,其实很早就有人提出了,只是至今没有贯彻。那就是:保护区实行管理流动站,让有专业知识的人培养选拔之后,派遣到高原上工作一段时间,然后替换,相信这么多热血青年总有肉体和精神双重达标的。这样的尝试曾经也开展过,以失败收尾:很多人一上高原就知难而退。

但是我们不能因噎废食,这条路毕竟是最佳的选择。个人感觉那一波人的身体和意志品质实在不敢恭维,有些人甚至只是想去玩玩,真的实在不敢恭维!我们需要重复的只是加强人员的筛选这一关,并且重视个人经历。当然,这个想法还不成熟,具体实施也需要面对不少困难,但是这是正确的方向,沿着它走我们会见到光芒。第三,资金、器材不到位。

野牦牛队员付出那么多,得到的是什么,与生命相处的喜悦?精神的东西是神圣的,然而不能当饭吃。盗猎分子吃的奶粉,八、宝茶,保护者只有方便面;盗猎者提着精良的枪械,我们只有两枝77式手枪和一只81冲锋枪;更加令人心寒的是,有时竟然几个月连工资都发不出来,尽管每个月只是可怜的200多……问:你还对保护者要求什么?!……骂娘中……最后,保护区建立后的困境。保护区总算如众望所归,众星捧月般的建立了,然而我很怀疑它的效力,在开发日趋严重、行政干预日趋严重、社会关注日益加强的今天,工作是不是还能够开展?老工作人员是不是能从成就感中走出来重塑辉煌;新工作人员能不能秉承前辈的风骨,把保护工作——而且是更加科学的保护工作继续下去?让我们拭目以待。

其实第一第二两条通过对保护人员的简单培训都可以收到很好的效果,至少是短期的效果。但是高层的负责人员好像沉睡了一样没有任何举措。好在昨天听说了有足够的资金投入(上海恒源祥还出资100万!与商业挂钩也是现代保护区的出路之一),我对保护区的明天信心又足了一分。昨天走的时候我在留言单上心情凝重的写下了如下的话:“我也来自西部,并有三年的保护区相关工作经历。

我深知保护区的工作不仅仅需要心和热血的投入,更加实际的是科学的理念和到位的资金。祝福可可西里”。这就是昨天的一些感受,语言中种种不满纯粹是针对上层那些不作为官僚的,而面对可敬的野牦牛队队员们,我们还能抱怨什么呢?!即便他们暂时陶醉在英雄主义的光环之中,他们也配!因为他们有这个资本。我唯有发自内心的祝福:扎西得勒!眼前又浮现了俯身在死去的被剥了皮的母亲乳房上寻食的羊羔;耳边又想起了纯洁的足以涤荡被铜臭污染了的心胸的缥缈藏歌……9。

可可西里的传说

。我是说可可西里有两个月亮,只因了一个高尚的灵魂安放在那里,便有了美丽的传说。格尔木一个念中学的女孩写的作文题目就是这样,她写道,一个月亮挂在可可西里的夜空,另一个月亮在楚玛尔河里,那是太阳播撒的一粒种子;一位叫德吉达娃的牧民也告诉我,楚玛尔河面上确实有一个又大又圆又亮的红月亮。

就在索南达杰献身的那天夜里,她在羊栏里亲眼所见。那个红月亮本来蛰伏在漩里,被藏羚羊的呼唤声拽出来,挂在了雪山顶。人间所有的美好传说,无不寄托着民众的浓浓思念和善良祝愿。在藏地,月亮是纯洁、真爱、平安的象征。

在藏地任何一个地方你都会遇到许多叫卓玛、达娃的人。藏语里卓玛就是太阳,达娃就是月亮。太阳的光芒舒暖温馨,月亮的味道至善至美。

可可西里有两个月亮的美丽传说,是人们对为了保护藏羚羊献出宝贵生命的索南达杰的真心赞美,也是大家祈祷藏羚羊平安无事的良好愿望。可可西里是野生动物的乐园,尤其是世界珍稀动物藏羚羊最后的栖息地。可可西里一词系蒙古语“神秘的少女”或“美丽的少女”的意思。它是横跨青海、西藏、新疆三省区之间的一块高山台地,面积4.5万平方公里,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是藏羚羊最理想的生存地,那里的藏羚羊最多的时候达15万只。

自从18世纪欧美、印度等国家把一种叫“沙图什”的披肩作为身份和财富的象征后,就给藏羚羊带来了灭顶之灾。藏羚羊的绒毛是制作“沙图什”的唯一原料。可可西里的藏羚羊一度锐减至不足5万只。

一条“沙图什”披肩在英国最高价可达5万美元。据说,拿破仑就曾经将一条“沙图什”披肩送给自己的情妇约瑟芬。约瑟芬爱之深切,一下就定购了许多条。

国际市场上“沙图什”价格的不断攀升与青藏高原藏羚羊的减少形成必然的因果关系。1994年,在可可西里的藏羚羊被盗猎分子疯狂猎杀的时候,索南达杰以自己的生命阻挡了这场噩梦的延续。正是因为他这个响亮的名字,遥远、寂寞的可可西里才从此名震天下。

索南达杰是青海省治多县委副书记,兼任可可西里经济开发公司总经理。他带领巡山队5个藏族队员长年在可可西里巡查,保护藏羚羊。他们遭受过寒冷、饥饿、误解、恫吓、打击报复,但从来没有退缩过。

1994年1月18日,那是可可西里历史上一个黑色的日子。索南达杰和两名巡山队员押送着扣押的近2000张藏羚羊皮张的汽车,还有18个犯罪嫌疑人,前往格尔木。傍晚,人车在月亮湖边小憩,犯罪分子出其不意地突然反抗,他们威逼索南达杰缴械。索南达杰奋起与犯罪分子拼搏,寡不敌众,他腹部中弹后仍然是一副举枪瞄准犯罪分子的半跪姿势。

索南达杰倒在月亮湖畔的那一刻,藏羚羊像失掉主心骨似地惊慌失措,四处逃窜。英雄的血不会白流,索南达杰生命最后时刻那跪卧瞄准的不朽姿势,唤醒了多少有良知的沉睡的人。他的妹夫扎巴多杰不顾所有亲人和好友的反对,毅然辞去玉树藏族自治州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的职务,奔赴可可西里继承哥哥未竟的事业,成立了一支武装反偷猎队伍。不久,可可西里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挂牌成立。

接着,在昆仑山口耸立起高20米的索南达杰纪念碑,花岗石碑上书写着“功盖昆仑,音容长在”。人们把对这位英雄的崇敬和热爱,完全融入了保护藏羚羊的行动中。从上个世纪最后一个夏天开始,志愿者从全国各地跋涉来到可可西里为藏羚羊站岗放哨,志愿者分期分批上山,每批10人,一期一个月。

志愿者们用一腔忠诚和勇敢谱写出了保护藏羚羊的故事。离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不远处有一座高高的瞭望塔,塔下是一片天然的石头滩,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石头足有上百块,大的能卧牛,小的可坐人。这些原本平平常常的石头因了志愿者的光临,陡然间闪烁起了光彩。他们刚来可可西里时在石头上写下誓词,离开时又在石头上刻下留言。

还有不少进藏观光的游客途经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时,也在石头上写下了只言片语的感言。石头上的这些精短美好的文字无不与索南达杰有关。久而久之,这片石头滩就成了可可西里的一片“新碑林”,青藏线上的一处新景观。其中有“可可西里:神秘的地方,可爱的家乡”;“永远做藏羚羊的保护神”;“地球是我们的家,幸福靠大家”;“我们不希望只在网上回味大地母亲的温柔”;“我们的努力是为了能流向未来”;“尽我们所能,还母亲河本色”;“把寒冷推远,也许能用上我的力;把冰雪融化,也许能用上我的热”等等。

这些“碑文”像颗颗小星星亮在荒原的高处,星月辉映,可可西里星光灿烂。在这些众多的“碑文”中,恐怕最引人感兴趣的还是这样一则:“可可西里有两个月亮,一个月亮在天上,另一个月亮在楚玛尔河里。她就是索南达杰——北京一军人”!16。

《可可西里》里面那些人物,真的存在过吗?

真实存在的。影片根据真实故事改编而成。从1993年起,可可西里周边地区的藏族人和汉族人在队长索南达杰的领导下,组成了一支名为野牦牛队的巡山保护队,志愿进入可可西里进行反盗猎行动。在前后5年多的时间中,两任野牦牛队的队长索南达杰和扎巴多杰先后牺牲。

扩展资料杰桑·索南达杰(1954年-1994年),藏族人,曾担任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县委副书记,于1992年创立治多县西部工作委员会(西部工委),开展可可西里地区生态保育的工作。1994年1月18日,在与盗猎者的搏斗中牺牲。1996年5月,中国国家环保局、林业部授予索南达杰“环保卫士”的称号。

参考资料::杰桑·索南达杰。

求可可西里故事梗概

。《可可西里》是一部很粗中有细的影片,有着完美的画面,动人的音乐和耐人寻味的场景。

就如同蒙古的摔跤勇士,有着粗矿的外表但技术却很细腻。本片主要讲述了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一群游走在可可西里偷猎者的人与巡山队员发生的冲突。日泰队长带领着他的队员开始了每年一次的巡山,在巡山的过程中他们不断遇到困难,但巡山队员坚强不屈的精神将这些困难都一一克服了。

虽然影片最终是以日泰队长的光荣牺牲而结束给观众留下了许多遗憾,但是影片中日泰队长所体现出来的精神却非常值得人们去学习。《可可西里》的作者是陆川,导演想让所有的人都知道那些偷猎者是多么的可恨、多么的残酷。无论是镜头的体现还是音效的渲染都让观众眼前一亮,让观众知道偷猎是多么无耻的事情。这部影片的拍摄是源于可可西里巡山队的真实故事,在上个世界九十年代打杀藏羚羊的事情常有发生,每一年巡山队员都要埋葬一万多只藏羚羊,因此北京派记者来报到这件事。

故事是这样的开始的:在记者尕(ga)玉刚刚到达的第一天晚上日泰决定进山,在巡山的半个多月中他们遇到了没油、没食物、人员伤亡和暴风雪的威胁。再一次追捕犯人的时候达瓦患上了疾病,因此队长让刘栋带达瓦会去看病然后再回来与队长会合,可没想到这一次离别确实最后的告别刘栋再返回的路上遇上了流沙,在人被流沙吞噬的过程中流动不断的挣扎可都没有用最后只好放弃了。在茫茫得大漠中没有人回来帮忙,一切都要靠自己。虽然其他的队员没有遇到流沙但是伤亡也很惨重,在仅仅剩下七、个人的时候又由于没油而坏了一辆车,至此日泰队长不得不只带着两名队员和尕玉去抓盗猎分子。

剩下的人只能等待着刘栋的来临,可众所周知流动已经来不了了。霉运不断,日泰队长带领着尕玉、伊西和巴丁进山是遇上了暴风雪,但他们还是一如反顾的向前走了下去,在暴风雪中伊西和巴丁与日泰队长和尕玉走散了。在雪停了以后日泰与尕玉遇上了盗猎分子的老板在和盗猎分子的交涉中日泰队长以身殉职,死在了无耻的盗猎者的枪下,尕玉由于不是巡山队员因而幸免于难。全片以“藏羚羊”为线索。

巡山队员从出发到牺牲,这一过程日泰队长和队员们从没有放弃过,日泰队长的一句:“我日泰可以进监狱我知道卖皮子是犯法的,但我现在什么也不考虑,只考虑可可西里,考虑我的兄弟们。见过磕长头的人吗?他们的手和脸都脏得很,可他们的心特别干净。我买过皮子,可我没办法。”引出当时巡山队的方方面面的困难。

配合画面和音乐的响起,心里猛然一颤,这些盗猎者真坏。本片虽然说大部分场景都是荒芜的戈壁,但是片中不乏动人的场面。虽然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戈壁,但是影片的色彩和音乐却无时不在的给人一种压抑的感受。

只能再看到刘栋在送达瓦回去看病时,去找自己的女友冷雪时才能感受到“家”的感觉。在可可西里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队员之间的相互问候,成了本片最美好的场景。在影片中日泰队长无可挑剔地成为了片子的主人公,他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观众的眼球,他的一句:今晚我们进山。展开了大半个月的追捕盗猎分子的惊心旅程。

虽然在影片的最后日泰队长英勇的牺牲在盗猎者的枪下,但给观众留下的却是日泰队长永远不会倒下的微笑。影片的最后,有人说:盗猎分子还没有绳之于法,怎么就结束了?但我却不这么认为,我认为,给观众留出一个空间,让观众去想盗猎者的下场。可可西里,在藏语中是美丽的青山美丽的少女,一位地质学家说:“在这你踩下的每一个脚印,都有可能是地球诞生以来人类留下的第一个脚印。

”是啊,可可西里是纯洁的,如美丽的青山美丽的少女!1。

电影可可西里哪一年出的

。片名:可可西里可可西里英文名:MountainPatrol别名:KeKeXiLi导演/编剧:陆川副导演:赵祥温泉摄影指导:曹郁美术:韩春临吕东主演:多布杰饰日泰张磊饰尕玉赵穗饰洛桑赵雪萤饰冷雪亓亮饰刘栋出品:华谊兄弟太合影业哥伦比亚(亚洲)影业制作:西影华谊中影集团上映:2004年10月1日电影投资:CNY10,000,000(estimated)类型:艺术片地区:中国大陆语言:国语时长:87分钟颜色:彩色别名:巡山4。

可可西里失踪人员死了吗?

。肯定没机率生存下来,毕竟已经一个月了,那里的环境非常险恶,周围都是沼泽冰川,食物也一定消耗完了,只能为他们祈福了==9。

电影《可可西里》的抄袭风波是怎么回事

。朝阳法院受理纪录片《我和藏羚羊———冰河在这里流过》(下称《我和藏羚羊》)的导演刘宇军诉陆川《可可西里》抄袭一案。

刘宇军没有提出经济索赔,只要求法院确认侵犯著作权成立。据了解,北京华谊兄弟影业投资有限公司以及北京市紫光影城也都被卷入这起诉讼。刘宇军状告陆川抄袭刘宇军在起诉书中称:1991年至2001年,他历时10年,多次深入青藏高原,跟踪拍摄世界濒危物种藏羚羊,并在100多个小时的影像素材中反复取舍、加工,创作出纪录片《我和藏羚羊》。

刘宇军说,纪录片曾在多个媒体播出,并入围2002年第九届上海国际电视节。刘宇军说,2004年《可可西里》公映后,有不少朋友打电话告诉他,影片有很多地方抄袭了他的纪录片作品。刘宇军这才找来《可可西里》观看,并且很快就发现两部片子存在很多相似之处,比如“雪地追踪盗猎者”“从车窗发现河中有盗猎分子”“队员脱裤子过河”等。

刘宇军认为《可可西里》有太多的情节、构思、创意、场景、现场气氛、视觉背景、镜头构图等方面的内容,都与《我和藏羚羊》过于相似,“甚至一些对白也和我创作的纪录片中的对白完全一样”。刘宇军还强调,几乎所有看过《可可西里》的人都认为它不像故事片,更像纪录片。昨晚,记者请刘宇军的律师之一迟玉彬详细指出两部片子的相似之处,被拒绝。

迟玉彬非常谨慎并表示等到他与其他律师“统一了口径”后,才可以说话。陆川坚称刘宇军炒作在“抄袭风波”没有演变为诉讼前,陆川曾这样反驳刘宇军:陆川筹备《可可西里》两年半,采访了守护可可西里牦牛队时任的所有队员及一些老队员,并有10万多字的采访记录。2002年11月,陆川带领剧组人员到可可西里实地巡山考察。同时,陆川提出,他和刘宇军都去了可可西里,都采访了队员,有些地方相似不是不可能。

此外,陆川不否认曾参考过纪录片,一部是中央电视台有关可可西里的纪录片,另一部是四川电视台彭辉导演的《平衡》,但确实没有刘宇军的《我和藏羚羊》。后来,陆川曾在某网发表声明:“我和我的合作伙伴讨论过这件事情,我们共同的感受和决心是现在我们应该闭嘴”。陆川指出,他会加快下一部电影的准备进程,拿出更好的作品,因为“如果我们能在一生中拿出五部、十部……现在这些风波肯定会成为历史的笑话,肯定会被遗忘”。昨晚,陆川表示,他也是昨天才得知被诉上法庭,“我怎么跟你说呢?”陆川说,“抄袭风波”在一年前已经炒过一次了,而且他已经明确了态度。

他说,法院开庭审理时他“肯定会去的,即便我本人去不了,也会叫律师去。我不想再给刘宇军炒作的机会”。陆天明绝对相信儿子昨晚,陆川的父亲陆天明表示还是从记者口中得知法院立案的消息。老人家说:“刘宇军是谁?”“他到法院起诉去啦?”老人家显然还不清楚此事,但他相信儿子绝对不会抄袭。

网友指出21处“疑点”早在2005年初,很多网友将他们认为《我和藏羚羊》《可可西里》两部片子相似、相同的视频贴在了网上,有21处。台词:脱裤子过河的台词;审问盗猎者时所说的台词“最后一次机会”;撒尿的台词气氛:片头追杀场景场面:转圈祈祷;清点藏羚羊皮情景:清晨从车中醒来;从车窗发现盗猎分子;发现藏羚羊的尸体;盗猎者在对岸;鸣枪警告盗猎分子;队员过河;押解盗猎者回来;人抓获,却不见藏羚羊皮和枪支;押解归来;找到皮子;查寻赃物;盗猎者戴着手铐推车(特写都是犯人戴着手铐推车);犯人跑了,队长发火;雪地追踪.....14。

请问可可西里是真实的事吗?

电影2113中当然是虚构的。但现实中有真实的5261事.先后有两任队4102长:索南达杰和扎巴1653多杰被偷猎分子杀害。被流沙吞噬可能是虚构的,但他们的确经常要冒生命危险。

他们是真正的无名英雄。陆川他们是以一种崇敬的精神,玩着命拍的这部血脉贲张、充满冲击力的电影。2。

以上就是关于1994年可可西里事件(《可可西里》里面那些人物,真的存在过吗)这个事件的所有内容了,想要了解更多1994年可可西里事件(《可可西里》里面那些人物,真的存在过吗)或者其他想法,可以在评论区留言。。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1979年昆仑山事件(1979长白山发生了什么战役)

下一篇:1999年大事件(纳斯达克从成立到1999年开始世界扩张之前发生了哪些大事件?)

发表留言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