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历史表明美国通胀飙升可能并非好事

美国总统拜登的基础设施计划,再加上美国经济正试图从大流行中反弹的自然影响,这套“组合拳”可能会让通货膨胀在一段时间里变得过热。对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来说,她可能会对看到这种情况抱有开放态度。

但从以往历史来看,这样一个强劲的通货膨胀时期对投资者的投资组合来说不是太友好,因为他们要警惕美联储随后不可避免的加息举措(美联储加息往往会压低市场回报)。高盛集团的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大卫·科斯廷(David Kostin)发现,自1962年以来,美国股市在高通胀背景下的月度实际回报率中值为9%,而在低通胀时期为15%。

高盛发现,在通胀高企和不断上升的阶段,美股市场的每月实际回报率中值按年率计算为2%;而在通胀高企和下降的阶段,市场的实际回报率中值为15%。

在1962年通胀高企的时期,谨慎的选股变得更加重要,因为真实的波动性往往会滞后。科斯廷的研究表明,医疗保健、能源、房地产和消费品行业在高通胀环境下表现最好,而材料和科技股的表现最差。

科斯廷警告称:“如果通胀导致市场预计美联储将会收紧政策,进而导致实际利率上升,那就可能会成为估值的逆风。标普500指数的回报率一直与盈亏平衡通胀率呈现出正相关关系,但估值通常会随着实际利率的大幅上升而收缩。”

对市场参与者来说,只需要看看最近的情况,就能发现美国的通货膨胀已经上升到了令人担忧的水平。

通胀预期正在上升

美国商务部公布报告称,核心个人消费支出物价指数(PCE)的增幅超过预期,该指数在4月份增长3.1%。美联储官员认为,该指数是衡量经济中定价压力的最佳指标之一,并认为2%的通胀率才是健康的水平。

另一方面,4月份的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以2008年9月以来的最快速度上涨,同比涨幅达到了4.2%。市场人士指出,消费者对通胀的预期正在上升。

但科斯廷表示,即使有了这些关于通胀的迹象,投资者却已经开始视而不见,转而相信美联储关于通胀是暂时的观点。

“尽管经济数据嘈杂,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劳动力成本攀升,但近期的股票回报实际上表明,投资者对通胀的担忧已经解除。在过去几周时间里,低定价能力股票的表现优于高定价能力的股票(7%对3%)。”科斯廷说道。

通胀相关忧虑的降温已经为拜登政府的官员打开了一扇门,将通胀上涨带来的利率上升视为对经济来说是一件好事(很可能与历史相反的是,对股市来说也是如此)。

耶伦在上周末接受采访时表示:“从社会和美联储的视角来看,如果最终的利率环境是略有上升,实际上将是有利的。”曾做过美联储主席的耶伦还补充称:“十年以来,我们一直都在与过低的通胀和过低的利率作斗争。”

美国5月通胀率预计还将上升

在上周五的交易中,美国国债呈现出上涨走势,原因是据美国劳工部在该日早些时候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份美国新增非农就业人数逊于预期。但是,一份关于消费者价格通胀的关键报告将给投资者带来新的考验。

在截至4月份的12个月里,消费者物价指数以十多年来最快的速度上涨;但分析师预计,自那以来该指数的涨幅更大,这就引发了人们对经济过热的担忧。有调查表明,经济学家平均预期,美国劳工部定于周四发布的数据将会显示,5月份的同比通胀率将跃升至4.7%,相比之下4月份的通胀率为4.2%。另外,经济学家还预计,剔除波动性较大的食品和能源价格,所谓的“核心”通胀率将从4月份的3%上升至5月份的3.4%,这将创下自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的最高水平。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一直坚称,消费者物价的上涨是暂时的,并认为美联储应该维持每个月购买1200亿美元债券的计划。另一方面,华尔街正在讨论通胀的上升势头是否会比美联储预期的更加持久,而有些投资者表示,5月份的消费者物价指数涨幅即使高于4月份的水平,也可能会由于为时过早而无法提供明确的信号。

高盛:历史表明美国通胀飙升可能并非好事

不断上升的通胀预期是今年导致美国国债近来遭遇沉重抛售的关键因素,原因是这导致借贷成本上升,并在其他市场上引发了几轮波动。

Glenmede私人财富业务首席投资官杰森·普雷德(Jason Pride)表示:“(非核心通胀率)很可能还会是4%,这将暂时强化通货膨胀令人恐惧的一面。”他补充说,在7月份和8月份,“我们可能会开始看到消费者物价指数出现更加一致的放缓”,而这最终将开始强化有挂通胀是暂时的观点。

市场还在关注欧洲央行的政策计划

自4月份欧洲央行召开上一次货币政策会议以来,欧元区的经济前景已经明朗了很多。

高盛:历史表明美国通胀飙升可能并非好事

欧洲各地正在解除此前为对抗新冠病毒疫情而实施的的封锁措施,而疫苗接种工作在缓慢的开局之后正在加速,商业活动、消费者信心和通胀都出现了强劲的反弹。

但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的一系列成员都表示,他们仍旧认为没有什么理由在本周四的会议上改变政策。欧洲央行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甚至还在上个月底表示,现在讨论何时开始缩减每个月800亿欧元的债券购买计划还“为时过早”。

由19个成员国组成的欧元区5月份通胀率从上个月的1.6%飙升至2%,两年多以来首次超过欧洲央行的目标。不过,欧洲央行的官员曾在此前表示,这是一次暂时性的上涨,明年将会逐渐消退,这意味着欧洲央行需要在更长时间内维持其支持性的政策立场。

大多数经济学家都同意这一点。贝伦伯格(Berenberg)的首席经济学家霍尔格·施米丁(Holger Schmieding)表示:“由于目前整体通胀率的飙升仅反映了暂时性因素,欧洲央行有能力再将(支持性的政策立场)维持三个月。”

问题在于,德国等一些国家的复苏速度将快于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其他国家。信用评级机构穆迪(Moody’s)上周在一份报告中表示,意大利和西班牙“将对欧洲央行调整共同货币政策构成挑战”。

但穆迪补充称:“我们相信,在德国等相对较强的经济体耗尽闲置产能之后,欧洲央行将在未来几年维持高度宽松的货币政策。”

本文源自花街瞭望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三个方面看“十四五”规划的重大意义

下一篇:一季度南非GDP环比增长1.1% 环比年化增长4.6%

发表留言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