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姐夫门事件,[超级女声]谭维维投票门事件之罗生门版

谭维维投票门事件之罗生门版

   在前天超级女生10强晋级赛上,尚小三意外的实力强大的巩贺PK,更另人大跌眼镜的是自称好姐妹的谭维维居然投票给了巩贺茄子姐夫门事件。

   现在就请以下当事人的证词:

   谭维维:巩贺昨晚唱的确实不错,我想,我该投她一票,而且,我们也应该从她身上学会承担和承受........我知道三儿不缺我这一票,我相信她的人格魅力,事实也是如此证明,我想,她会理解的........(摘自谭维维的BLOG)

   尚小三: 虽然有点意外茄子姐夫门事件,但是我还是能理解谭姐姐必有她的苦衷!

   巩贺:我是PK王,谁怕谁阿!尚小三居然选我,傻瓜一个,让阳蕾捡了个便宜茄子姐夫门事件。谭维维和我在青歌赛上早就认识了,要讲交情可比尚小三深,投我一票不意外!

   第一第二个投票的厉娜、rebon:上当鸟!谭老大事先讲好是投给尚小三的,没想到在俺们后面投票居然投给巩贺茄子姐夫门事件。完了,东北人和河蟹为了感激谭老大肯定给她投票。高!实在是高!

   刘力杨:尚小三茄子姐夫门事件,看清了吧到底谁是真正的好姐妹!

   艾梦萌:沈阳赛区只剩下我一个了,好孤单呀茄子姐夫门事件。别是去年郑州赛区的翻版。一进10强就淘汰我。奇怪谭维维投了巩贺一票,唉以后跟着她混算了。

   刘悦:小三谢谢上次PK投了我一票,这次又让我老婆晋级茄子姐夫门事件。姐夫今天怎么头发昏了,回去让我姐跟他离婚,只是可怜了我的外甥女雅梦,从小没了爹!!(成都赛区家谱:阳蕾是刘悦老婆,刘悦蔡莹莹是兄妹,谭维维是爸爸,蔡莹莹是妈妈,吴雅梦是女儿,彭春霞是表妹。)

   蔡礼梅:早知道会用得上我的一票茄子姐夫门事件。小三你难道忘了,杭州时的

  评委是宋柯、巫启贤、春晓,他们害死了那么多好声音,罗丹、菲尔、张媛、尹林光子、孙闻庸、马慧婕让唱得两个最差的进前三当然还有你、我茄子姐夫门事件。

   湖南卫视:昨天提醒过谭维维,昨天投票给阳蕾以给她造成黑势力老大的负面影响茄子姐夫门事件。还好今天识时务的给巩贺投票。尚小三怎么就进了呢,失算!全是今天阳蕾、尚小三、芝麻给搅的局!下次10进8必死无疑!

   公正的人民陪审员们茄子姐夫门事件,你们相信哪几位的说法?

茄子姐夫门事件,茄子可以祛黄褐斑吗

  【导读】我的色斑是前两年才长的,时间不是很长,斑也不是很严重,主要是前两年工作太忙,压力也比较大,那段时间还很烦躁,总是失眠,整个人几乎就是处于一种焦虑的状态,神经每天都绷得紧紧的,就怕断了,这不,后来就长了斑茄子姐夫门事件。

  【用事实说话茄子姐夫门事件,黛芙薇尔值得拥有】

  姐姐在生完孩子之后脸上就开始长黄褐斑,姐姐眼角下的斑特别明显 !刚开始姐夫还说没有问题,是个女人都会这样的,况且还是为了孩子才这样的,座椅它不在乎的茄子姐夫门事件。但慢慢的,姐姐说姐夫对此颇有微辞,每次朋友聚会都不愿意带姐姐去,说是姐姐不给他长脸,不漂亮没气质没身材,成天只知道带孩子,什么都不懂,一副黄脸婆的样子。姐姐震惊了,原以为她全身心地将自己贡献给家庭,虽然自己不注意自己的脸吧,但是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和家庭,她觉得这样也是值了,总能够换的回老公的真心,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特别是脸面上一点都不光鲜,姐姐后来自己去照镜子都觉得看不下去了。姐姐决定,首先要找到茄子可以祛黄褐斑吗把自己脸上的斑去掉,还要恢复自己的产后身材。

  身材是好恢复的,只要按时合理布置自己的饮食,按时睡眠,饭后加个小运动,慢慢小肚子就不那么明显了茄子姐夫门事件。但脸上的斑让姐姐烦恼了很长时间,试过很多方法,但脸上总是有那种黄褐斑的印子。总是看着也不舒服,每次化妆也很麻烦,每次都要涂着厚厚的粉底,还是觉得没有的效果,总感觉脸上是黑黑的,那段时间姐姐总是很消沉。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我看着姐姐这样,我心里也很难过,所以我也帮姐姐留心祛斑的产-品。帮她留意着茄子可以祛黄褐斑吗,有一次,我突然想起我们单位的王姐也是因为生孩子,脸上留下很多斑,但现在的她根本看不出来像长过斑的啊。并且觉得生了孩子之后她的肤色更加的白皙了。想到这,我赶紧跑去找王姐,问王姐茄子可以祛黄褐斑吗,王姐说她是使用了一个黛芙薇尔祛斑精华,才让她把产后脸上的斑去掉了,有了现在的好肤色的。 没多想,看到王姐这么一个鲜活的例子,我马上给姐姐订购了三个周期装的黛芙薇尔祛斑精华,黛芙薇尔收到后我就给姐姐送去了。姐姐看到后挺感动的,说为了我这份心也要试试。有一天,我接到姐姐的电话,叫我一起出去吃饭,见到姐姐后,我都有点呆了,这才多久没见啊,姐姐整个人的气色就不一样了。姐姐看到我傻在那,走过来搂住我说“我的好妹妹,姐姐得感谢你啊,你给我送来的黛芙薇尔祛斑精华真的很管用。你看现在的我,是不是不一样了。”

  姐姐跟我说了她近期的变化,她说大概使用了一个月的时候,脸上的斑就有变化了,而且以前的一些皮肤暗黄的现象现在也有所改善了茄子姐夫门事件。姐姐笑着说,现在姐夫对她也越来越好了。看着姐姐的笑脸,我也好开心,感谢黛芙薇尔祛斑精华,让姐姐重新拥有幸福。

  平时使用中客户遇到的问题

  没效果:一年四季都在用祛斑产-品,却总是看不到效果,斑点变化不大茄子姐夫门事件。

  不安全:使用祛斑产-品经常过敏、刺痛、红肿,祛斑让人心惊胆战茄子姐夫门事件。

  老反-弹:祛斑产-品用了无数,钱白花了不说,色斑总是反反复复,老是反-弹茄子姐夫门事件。

  黛芙薇尔祛斑精华能否解决我们这些困惑茄子姐夫门事件?它又是如何祛斑的呢?

  高效:黛芙薇尔精华充分的彻底改善内环境,加速血液循环,淡化祛除色斑茄子姐夫门事件。

  安全:黛芙薇尔祛斑精华坚持采用天然草本植物精华成分茄子姐夫门事件,绝不添加任何防腐剂和化学成分,让祛斑天然、温和、更安全!

  不反-弹:黛芙薇尔祛斑精华可以深入肌底全面分解异常色素茄子姐夫门事件,清除皮肤杂色,补充肌肤营养,能深层洁肤,平衡油脂,促进皮肤细胞新生,增强皮肤的免疫力,形成有效的保护层,有效预防色素的再次堆积,使色斑不反复!

  黛芙薇尔美白祛斑的承诺

  1黛芙薇尔彻底消除痕雀斑、黄褐斑、色斑等亚洲女性肌肤问题无任何副作用茄子姐夫门事件。

  2.官-网统一销售,杜-绝渠道假货,产-品质量有保障,安全可靠茄子姐夫门事件。

茄子姐夫门事件,[超级女声]谭维维投票门事件之罗生门版

  3.上万条客户成功案例反馈,每天咨询量几乎被爆掉,有图有真相茄子姐夫门事件。

茄子姐夫门事件,[超级女声]谭维维投票门事件之罗生门版

  4.黛芙薇尔诚信销售,忠实服务,产-品上市以来,上百万女性选择信赖好评茄子姐夫门事件。

  5.国家邮政,顺丰签约合作伙伴,网上统一销售支持货到付款,全国200多个城市送货到门,方便快捷茄子姐夫门事件。

  6.完善的售后跟踪服务,第一时间解决使用过程中的任何疑问,真正做到无忧购物茄子姐夫门事件。

茄子姐夫门事件,小说《二舅二舅你是谁》,让你看清所谓烟大殴打死者家属门事件的背后(转载)

【原载《人民文学》2010年2期】

    一

    霍小宝是在村外的河里找到的茄子姐夫门事件。有在河边一起玩耍的孩子,突然发现少了小宝,便疯了般跑回村里喊大人。那个时候,晚霞铺在河面上,鲜红的颜色,像浓浓的血,不声不响地缓缓流动,荡起细碎的波浪,仿佛一个孩子的死亡与它毫无关联。人们闻讯赶到河边,从河里捞出了小宝。小宝的妈妈王咏梅抱着那个湿淋淋的小身子哭天抢地,一只手在河滩上死命地抓挠,抓得手指都出了血。小宝的爸爸霍林舟蹲在一旁,脑袋埋在裆里,用两手薅着自己的头发,浑身颤抖,泪水无声地淋落,把脚下的河滩都淋湿了一窝。归栏的羊儿顺着河滩走过来,咩咩地叫,那声音像极了向母亲撒娇的孩子。王咏梅闻声,哭得更加哀绝,说小宝小宝,你也喊声妈呀,你咋就不喊了,你给妈喊一声呀。听得人们心里都酸酸的,痛痛的。

    霍小宝才十一岁,死因一目了然,孩子的脸蛋憋得青紫,一手抓着把草,另一只手里还死攥着两个蛤蜊茄子姐夫门事件。把小宝从水里摸上来的小伙子对人们说,河边水不深,可往里走不远,陡地就出了一道沟,一人多深,沟里是泥底,那道沟从水面上看不易被发现。小宝肯定是下河摸蛤蜊,一脚滑进沟,又被淤泥陷住了。人们唏嘘感叹,陪着抹眼泪,有人托起孩子的尸体,女人们便搀扶着王咏梅回村里去了。

    先是村人们跑来安慰,村里的干部和小学校的校长老师们都来了,后来赶来的便是王咏梅娘家的亲友,外乡外村的,离得远,有人还塞给王咏梅一两张票子,骂河里的妖怪,馋,比那养汉老婆还馋,隔两三年总要吃上一个人;又说好在霍林舟两口子都还年轻,天不灭曹,抓紧再生一个,还来得及茄子姐夫门事件。晚风中传来二人转的演唱和人们的哄笑,那是村里有人在给老人过八十大寿,与霍家屋子里的哀绝与恸楚极不协调。霍林舟去把窗子掩上了,王咏梅歇斯底里地骂:“打开,打开,王八蛋,让他们乐,让他们乐,乐得他们一口气上不来,正好给我的小宝做陪葬!”

    乡间的习俗,未成年的孩子死了,不管男女,都不停灵举丧,也不设祭发送,宛若死了一条猫狗茄子姐夫门事件。因为人未成年还算不得这个家庭的正式成员,不过是个匆匆来去的过客。旧时,有钱人家打口薄皮棺材,送出去一埋了事。穷人则找领破旧席子,把死孩子草草一裹,送到乱葬岗子,狼掏鹰啄全随天意。现在没有乱葬岗子了,尸体也不可随意掩埋,便统统送到火葬场,家属多不要骨灰,或弃之河淖,或扬之荒野,任其随风而去。

    清晨,听着鸡叫了两遍,霍林舟将穿戴一新的死孩子往小被子里一裹,在妻子骤起的哭嚎声中,冷下心抹把泪挟起来就出了房门,妻子王咏梅有她嫡亲姐姐陪着呢,不用管茄子姐夫门事件。院子里早停着一辆三轮农用车,村里邻家的,昨晚就借下了,只借车,没想再麻烦驾车人,霍林舟自己会摆弄。

    汽车的前灯亮了,发动机轰轰地响起来,缓缓地驶向院门茄子姐夫门事件。灯光里突然站定一个人,手里还扶着自行车,打着手势让车停下来,那手势很坚决,不容置疑。

    霍林舟跳下车茄子姐夫门事件,问:“姐夫,啥意思?”

    拦车人叫赵斌,霍林舟的一担挑,连襟,昨天夜里就和媳妇赶来了,坐了一阵,让媳妇留下来陪妹妹,他就回去了茄子姐夫门事件。赵斌此时对着农用车做手势,意思是退回去,他对霍林舟说:“不能就这么拉倒,好歹得讨个说法。”

    霍林舟说:“孩子是自己淹死的茄子姐夫门事件,跟谁讨说法?”

    赵斌把霍林舟往旁边拉了拉,声音低下来:“你讨不来说法,却有人能帮你讨茄子姐夫门事件。但人家有条件,赔偿款下来后,不能少于一勾儿。”

    勾儿是民间的说法,都懂,一分为三,算术上叫三分之一,相当于算盘上的三一三十一茄子姐夫门事件。霍林舟想了想说:“这抽头儿,也太大了点儿吧?”抽头儿是乡间的说法,相当于提成。

    赵斌说:“可不让人家抽,咱家的孩子就白死了,你的两个空爪子只能挠墙去茄子姐夫门事件。”

    霍林舟叹了口气:“那就抽吧茄子姐夫门事件。没说能给讨来多少?”

    “人家给的保底数是这些茄子姐夫门事件。”赵斌攥了一下拳头,又叉开五个指头。

    “一万五?”

    “多还是少?”

    “不少不少,落到咱手里也是一沓票子呢茄子姐夫门事件。就算家里着了天火,往外逃命时却捡了个钱包。”

    赵斌冷笑:“这年月,死了个人,一万五还叫个钱?你再乘上十茄子姐夫门事件。”

    霍林舟吓了一跳:“一个孩子茄子姐夫门事件,又是自己淹死的,十五万,能吗?”

    “猪八戒不能,沙和尚也不能,可孙猴子能茄子姐夫门事件。但人家还有条件,为防意外,必须是上打租,钱到手,才担事。不过也不用担心,如果赔偿款没替咱争下来,一分不少,如数奉还。”赵斌说。

    霍林舟刚刚有点儿热乎起来的心,又陡地掉进了冰窟窿茄子姐夫门事件。他苦着脸说:“人家的意思咱懂,这是怕咱们日后反悔不认账。可我家的情况瞒得了别人还瞒得过你?为翻盖这房子,没少拉饥荒,从你手里拿的两万还不知啥时能还上呢,让我上哪儿再去找那五万元钱?要是三百二百的小钱儿,我就一狠心先把圈里的那口半大克郎猪卖了。”

    赵斌说:“我家要是还有现钱,这五万我也就替你垫上了茄子姐夫门事件。你看这样中不中,我在中间当个保人,把我家在城里的那处房子的房证押在人家手里,事后你别叫我坐蜡就成。”

    霍林舟拉住了赵斌的手:“中,姐夫,这咋不中茄子姐夫门事件。你放心,我就再是个耍赖不守信用的人,也不敢在姐和姐夫面前放挺打横儿吧,那还是个人吗?”

    “那你把孩子再放回屋里去,还是开这个车,立马跟我进城,去见见那个人茄子姐夫门事件。”

    “到底是谁呀?”

    “二舅茄子姐夫门事件。”

    “你妈那辈不是没哥们儿吗?”

    “我还不兴有叔伯舅和表舅啊?你就别打听那么多了,抓紧跟我走吧茄子姐夫门事件。”

    二

    请愿的人群是上午九点多钟涌进乡政府院子的,呼啦啦足有近百人茄子姐夫门事件。霍小宝的尸体放在一块门板上,上面盖着白布,由两人抬着。霍小宝的妈妈王咏梅由姐姐扶着,一路啼号进了院子。一些人立刻忙着搭灵棚,棚布和木杆都是随身带来的,放在那辆农用车上,车上还带着几个花圈和录音机,录音机一直放着哀乐。乡政府的人慌了,乡派出所的警察忙着堵住了院门口,阻拦如潮而来的看热闹的人。先是一位副乡长出面,问谁是死者家属,咱们到屋里谈谈好不好?赵斌黑着脸说,不好。我知道你是摇旗吆喝的,说了不算,我们只跟乡里的一把手书记说话。副乡长只好跑回楼里去,乡长很快露了面,说我姓林,武书记去外地招商引资了,不在家,乡里的事就由我暂时主持。你们派三位代表,跟我到办公室谈吧。霍林舟扭头问赵斌和一位胖胖的中年妇女:“姐夫,三姨,那就咱们三个人?”

    三人跟在林乡长后面,进了办公室,在办公桌旁的沙发上落座茄子姐夫门事件。有秘书跟过来沏茶,林乡长则不失时机地从桌上抓起一盒烟,挨个递上。烟是好烟,粉红色的硬盒子,没抽过,但认识,是玉溪。软中华,硬玉溪,这样的干部很牛逼。林乡长很客气,递过烟,还按起打火机给几人点。但那位三姨没等点到她,自己已摸出了打火机。霍林舟看在眼里,心里不由一沉。原来三姨是残疾人,她是左手按打火机,右手却齐刷刷地缺了拇指、食指和中指,那棵烟是夹在无名指和小指之间的,让人触目惊心。

    林乡长也看到了三姨的巴掌,故作吃惊地说:“哟,这位大姐,受过磨难,不容易呀茄子姐夫门事件。”

    三姨冷冷地说:“别扯闲的,说正事吧茄子姐夫门事件。”

    林乡长说:“家里死了人,我深表同情茄子姐夫门事件。在没谈事情之前,我有个要求,政府是办公机关,不适合办丧事,先安排亲友们去个地方休息,再把灵棚拆了好不好?”

    三姨把嘴里的烟雾浓浓地吐出来,抢先说:“虽说死的是个孩子,可那也是一条人命,人的魂灵还在天上飘着呢,不能再让他没个着落吧茄子姐夫门事件。你要不让在这里搭灵棚,那我们马上就走,去县政府搭,去市政府搭。现在上上下下都在喊以民为本,执政为民,老百姓的这点儿最基本的感情诉求,你们当领导的,总得体谅吧?”

    民说官话,官说民话,连以民为本执政为民的话都整出来了,这也是时下访民中司空见惯的现象茄子姐夫门事件。林乡长笑了笑,抓起电话打出去,“你这就到我屋里来,有些情况你也听一听。”

    推门而进的是派出所所长,一身警装,威风凛凛,腰带上挂着手枪,还挂着手铐和警棍茄子姐夫门事件。霍林舟看得心紧,不由望了三姨一眼。三姨却故意大声说:“哟,警察同志来了,更好啊。警察代表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警民本是一家人,人民警察爱人民,有警察保护我们最基本的公民权利,这事就更好办了。不过,我也先给这位警察同志提个意见,你来执行公务,穿着警服足够了,把那个铐啊棍啊什么的摘去多好,沉甸甸稀里哗啦的有用吗?我跟你保证,我们来的这帮人中,绝对没有打砸抢分子,你用不着吓唬耗子,你也不是猫,警察和人民群众更不是猫鼠关系,对吧?”

    所长看了乡长一眼,林乡长说:“这位大姐也是好意,爱护你,你就轻松轻松好了茄子姐夫门事件。”见所长果然将手铐和警棍都放到了办公桌上,林乡长才又对三人说:“有什么话,你们说吧。”

    霍林舟看了三姨和赵斌一眼,说:“我是河东村的村民,叫霍林舟,是被河水淹死的孩子霍小宝的父亲茄子姐夫门事件。我的孩子是昨天淹死的,具体时间肯定是午后,因为中午时他还在学校上课,他妈妈给他留的午饭焐在锅里,他回家时也吃了。据我所知,我们河东村的村委会主任昨天给他老爹过八十大寿,他跟校长借操场,说过了晌就要搭棚造厨,然后在操场上摆席设宴招待亲朋,晚上还要唱二人转。所以校长就点头了,让老师们把后晌的课都放在晌午上完,放孩子们回家时都过晌了,一点多了。昨天可是礼拜二啊,又不是放了寒假暑假,如果不是学校突然把孩子们都开了圈门放了羊,我家小宝能跑到河里去吗?我要问的就是,孩子的死,责任是不是就在学校?”

    霍林舟说得很顺畅,把事情的缘由和责任都说清楚了,也没显得过于激动和愤怒茄子姐夫门事件。这番话,在来乡政府的路上,那位三姨已教他说了好几遍了。

    派出所所长问:“昨天下午茄子姐夫门事件,你和孩子的妈妈在干什么?”

    霍林舟说:“我在山上选矿厂打工啊,他妈妈在乡里织袜厂干活呀,都是日头快压山的时候才回的家,进了村才知出了大事茄子姐夫门事件。这都有人证明,你们去问问好了。”

    所长又问:“孩子没有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吗茄子姐夫门事件,或者叔姑姨舅什么的?”

    赵斌把手上的烟头远远地甩到一边去,又把一口唾沫啐到地上,说:“领导这么问话可就没意思了茄子姐夫门事件。我就是孩子的姨父,正宗的,亲的,我和他姨在县城家里守着一个水果铺,都没出门。可你们有谁通知过我们昨天午后学校突然停课了?是校长还是老师亲手把孩子交到家里亲戚朋友手里了?孩子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就算都硬朗,也未必就会知道学校突然把学生放了羊吧?领导要是这么打太极拳,舞舞扎扎的,只知把责任往外推,那我们现在就走,不信这世界上还没个说理的地方了呢。”

    林乡长急起身,用双手按住赵斌的肩膀,让他坐:“这位兄弟,怎么还是炮仗脾气,沾火就要炸呢茄子姐夫门事件。我知道,谁家里死了人,心里都不好受,我理解,理解。有话好好说嘛,坐下,快坐下,来,抽烟,再点上。”

    三姨说:“怎么叫有话好好说?这位挎枪的同志就有话好好说啦?以法律为依据茄子姐夫门事件,以事实为准绳,执法的人更应该懂得这个道理吧?”

    “他不过是问问,还没裁断嘛茄子姐夫门事件。再说,依我看,这种事,最好不用他们司法部门裁决,咱们还是争取心平气和,平等对话,妥善调解为好,建立和谐社会嘛。他呢,刚才问的那些话,不过是了解一下情况,你们也别想得太多。”林乡长又对所长说,“基本情况就是这些了,那你这就去跟主管教育的副乡长跑一趟,去河东村,找校长,找村支书和村主任,再问问村民和老师,抓紧把情况核实后向我报告。”林乡长说这话的时候,还悄悄动了一下大拇指,那个动作很隐蔽,不太容易让人察觉。

    派出所所长起身去了茄子姐夫门事件。乡长拉了把椅子,坐到几人对面来,那情景不像是领导和上访群众对话,更像几个亲友在拉家常。林乡长问霍林舟和媳妇都多大年龄了,身体怎样,做过绝育手术没有,又问孩子的爷爷姥姥们是否已知道了这件事,还问孩子的学习好不好,平时是否淘气。林乡长还说,事情既已发生,也不能长久地沉浸在悲伤之中,凡事都要从长计议,保证活着的人身心健康才是第一位的。等过了这一阵,趁你们两口子还年轻,抓紧再生一个,兴许生个龙凤胎呢。我负责告诉乡里管这摊工作的同志,一定一路给你们开绿灯。现在我越来越信命了,也许小宝那孩子本来就不该是你们的孩子,而是观音菩萨身边的金童。金童也还是个孩子嘛,背着菩萨跑人世间玩几天,被菩萨发现,就喊回去了。菩萨大慈大悲,不会眼看着让你们悲伤,肯定还会再赐给你们孩子,而且会更聪明更健康,那才是你们两口子老来的依靠呢——

    林乡长说这些话时,手机响过一次茄子姐夫门事件。乡长接了,嗯呀啊的,也不知手机里是谁在说话,都说了些什么,估计肯定是跟眼下的事情有关。收了手机,乡长又跟几人扯了几句闲话,说去方便,便出去了。趁这工夫,霍林舟问三姨和赵斌:“刚才乡长偷偷给所长挑了一下大拇哥,啥意思?”

    三姨不屑地撇嘴一笑:“那还不懂,是叫他出去后抓紧向大老板报告讨主意呗茄子姐夫门事件。在乡里,乡长是老二,书记才是老大。”

    霍林舟又问:“这么大的事茄子姐夫门事件,说了算的书记咋不露面?”

    赵斌说:“二舅不是也没露面吗?”

    三姨用白眼仁翻了赵斌一眼,没说什么茄子姐夫门事件。

茄子姐夫门事件,黄鳝门”事件侦破始末公开,涉事女主播两个月赚9万(转载)

  2017年3月,一个被称为“黄鳝门”的事件一度被炒作成为一个沸沸扬扬的网络热点:直播平台上一名女主播把黄鳝塞入自己下体的淫秽色情视频引起网民热议, “黄鳝女”一时成为网络热搜关键词,虽然大多数的网站对视频的内容进行了封禁,但“黄鳝门”依旧成为当日最热词汇茄子姐夫门事件。

  事情引起了全国扫黄打非办和公安部的高度重视,两个部门迅速调派人员对此事进行调查,浙江省诸暨市公安局接到任务后迅速开展工作,发现“黄鳝门”的女主角名叫琪琪,江西人,现居住在浙江桐庐茄子姐夫门事件。

  民警介绍,琪琪原来是打工的,后来在桐庐做生意,业绩也不是很好,后来接触到了这一块,就开始做这块茄子姐夫门事件。在看守所里我们见到了琪琪,琪琪今年26岁,长得斯斯文文的,初次见面很难将“黄鳝门”和她联系在一起。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延伸阅读:

上一篇:有哪些事件可以写成新闻稿呢,章子怡“诈捐门”尚未解决质疑(转载)

下一篇:茄子姐夫门事件,一位八旬老人关于株洲县聚众砸门入室杀人事件的血泪控诉和实名求助信

发表留言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