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空心、物流能力差,澳洲供应链问题真的不怪中国

这一年多来,很多人都会把澳大利亚的各种进出口问题都归咎于新冠疫情和中澳关系的紧张。

然而,澳大利亚工商会(ACCI)和南澳大学于上周发布了 2021年度澳大利亚贸易调查结果表明,当地的出口商可以较好应对新冠疫情和中澳贸易关系紧张带来的问题,但是国家工业缺乏竞争力,技术人才不足和港口等物流系统管理低效,都对企业供应链发展造成了阻碍。

实上,在此前澳联储(RBA)的利率决议会议记录上,央行也表示了对供应链问题的担忧。

过去的20、30年内,澳大利亚都是基于全球 "即时(Just in Time)"供应链网络来建立工业和零售基础系统。

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策略是有效的,大量商品在需要时可低价获得,继而帮助减少了对大量库存的需求。同时,这种策略也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抑制了通货膨胀并提高了企业利润。

制造业空心、物流能力差,澳洲供应链问题真的不怪中国

然而,在新冠疫情期间,整个系统崩溃了,可靠性大大降低,成本也提高了很多。这些则刚刚在澳大利亚各大公司的财报中慢慢体现出来。诸如电商平台Kogan和超市巨头Woolworths之类的零售企业首当其冲。但是,即便是十大富豪之一Pratt家族旗下全球性运营的Visy集团,也难以逃脱。

澳大利亚整个社会仿佛是恍然大悟一样,才真正意识到这个长期存在的问题。


为何澳洲没有汽车制造业,却深受芯片短缺影响

澳大利亚并非一个没有工业基础的国家。事实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由于意识到自身“孤悬”于北半球制造业之外,在一些工业领袖的推动下,如必和必拓(BHP)当时的首席执行官埃辛顿·刘易斯(Essington Lewis)等人,澳大利亚也曾大量建设大型工业园区。联邦政府也曾决心让澳大利亚实现自给自足。

但令人遗憾,随着时间的流逝,全球“即时经济”的便利让澳大利亚忘记了“曾经的痛”。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例子恐怕就是,2020年年初通用汽车宣布,将逐步停止澳大利亚人引以为豪的汽车品牌霍顿(Holden)的制造,当地的汽车制造业也随之土崩瓦解。而当时,新冠疫情还没有蔓延到澳大利亚。

制造业空心、物流能力差,澳洲供应链问题真的不怪中国

直到疫情在全球爆发,以及和中国的贸易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澳大利亚人才开始发现全球“即时”供应链的致命弱点——所有一切都是为了短期需求所服务,可当一个环节停滞,整个链条就有崩坏风险。

其中一大迹象就是,目前澳大利亚汽车市场供应空前紧张。一些汽车经销商表示,他们从全球车企那里收到的库存比往常少,最严重的时候降幅高达40%。不仅许多新车的提车时间都上升至6-12个月,二手车价格也持续上涨。

当然,没有自己的汽车制造业固然是澳大利亚的硬伤。加之与其他主要经济体相比,澳大利亚的市场需求量规模较小,因此也从来不在全球汽车厂商的优先名单上。

但最新的问题是,全球范围内,汽车发动机中使用的微芯片短缺令车企头痛,给供应链带来了巨大压力。

就汽车行业而言,根据AutoForecast Solutions的数据显示,由于芯片短缺的持续影响,全球汽车累计停产数量已达299万辆,大众、丰田、通用、福特、宝马、捷豹路虎、斯巴鲁和特斯拉等一线车企也已经相继宣布暂停部分工厂。

制造业空心、物流能力差,澳洲供应链问题真的不怪中国

评级机构惠誉本月初发布的一份报告预测,近期芯片短缺将使全球车企产能损失380万辆,占今年估计销售量的5%。报告还警告:芯片短缺可能会持续更长的时间,由此造成的影响也将超过市场预期。

实际上,这次芯片危机的影响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汽车行业。根据高盛一项最新研究报告,全球有多达169个行业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芯片短缺影响,从钢铁产品、混凝土生产到空调制造,甚至包括肥皂制造业。

而对于澳大利亚这样缺乏本土制造业的国家来说,要应对这样的短缺,似乎没有有效的办法。

根据贸易调查报告显示,由于澳大利亚制造业的内部成本结构太高,且供应链系统的冗余严重,不断影响澳大利亚与全球开展业务的能力。


航运缺乏自主,陆运系统陈旧

不仅如此,澳大利亚供应链还有一大问题,就是澳大利亚航运生命线基于非常复杂的所有权和运营系统。

例如,船舶所有方是一个国家,注册地又在另一个国家。劳务管理也通常在第三国进行,往往来自最便宜的地方。这个复杂的网络似乎旨在防范金融影响的灾难,同时能为企业带来减税。

制造业空心、物流能力差,澳洲供应链问题真的不怪中国

墨尔本港口停靠的海外船舶

换句话说,澳大利亚的沿海运输业已集成在整个全球体系当中。

制造业空心、物流能力差,澳洲供应链问题真的不怪中国

《澳大利亚人报》报道,与加拿大和美国不同,澳大利亚使用全球船舶来承接几乎所有的本地航运。只需要征得当地政府许可,并且通常一申请,都会获批。因此,澳大利亚只有象征性数量的本地船舶。

这本身是一种节约成本方式,但在疫情期间暴露了巨大的问题。

由于大量的国家封锁,削减了货物的生产。船运公司的应对是减少货船的数量,导致集装箱闲置。更糟糕的是,北美和南美的集装箱无法被送回亚洲,最终不是被放在内陆的仓库里,就是堆放在货运港口。

制造业空心、物流能力差,澳洲供应链问题真的不怪中国

墨尔本港

然后,出现了两个意想不到的结果。首先,虽然新冠疫情限制大大减少了对服务的需求,但是,对商品的需求却激增。我们看到,在澳大利亚,房屋装修和建筑支出急剧增加。

澳大利亚大量的国际和本地航运都掌握在全球航运巨头手中,缺乏起码的独立性。因为北半球货运逐渐恢复,以至于一些海外船舶商宣布他们不再从澳大利亚东海岸运货到珀斯。澳大利亚就只能被动受冲击。

更令人担忧的是,澳大利亚内部的运输系统也是一团糟,铁路体系陈旧,高度依赖卡车,可大量的卡车运输往往是造成道路阻塞的主要因素之一。

制造业空心、物流能力差,澳洲供应链问题真的不怪中国

澳大利亚的铁矿石运输火车

澳大利亚零售商现在正在评估推广本地产品的长期前景。与航运一样,现代机械已经减少了劳动力成本的成分,这或许让未来的发展出现了可能性。

当然,“即时”的全球供应链体系将继续存在。不同的是,当看到了风险,如何通过拥有替代性方案,以保护自己至少免受一些影响,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复苏非常重要。


(欢迎订阅澳财网头条号,我们将不断为您提供优质的全球宏观经济分析和澳洲财经资讯)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请勿单独转载图片。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a 标签点击事件(动态生成a标签,点击事件怎么调用)

下一篇:或让拜登失望了,普京采取三大招化解风险!去美元化成为时代主流

发表留言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