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看到一則有關“衡陽“的新聞有感

  昨天看<南方都市報>看到一則新聞小標題是這樣寫的,“一群衡陽男女受雇小診所到中醫大院門口拉病人,面對保安警察气焰囂張“,本來沒怎么注意的,但是看到“衡陽“兩個字才看了一下,沒看完,但心里就有點不太舒服的感覺,為什么作者要在標題欄上加上“衡陽“二字呢,他報導事件就報導事件,為什么一定要加上定語“衡陽“呢,而且衡陽這是地名名詞,什么時候成了定語的形容詞了,在標題上特注明,是否有必要呢?

   他所要反映的應是這种現象,這种現象我在廣東地區見過很多,也并非是衡陽人專門從事的.這樣的注明,好像是衡陽人做為一种普遍的現象一樣,成了“名牌“了,似乎只有衡陽人品質不佳,會這樣做.我怀疑作者是否有對衡陽人有什么看法.

   衡陽是曾發生過些事,可能外地人對衡陽的看法有些非議,但它在慢慢發展啊,不能因為它過去的事而繼續懲罰它吧.

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原谅我不知所措

  我站在自己的墓碑前,神情呆滞,面色灰黑,双手不知如何安放的垂立着,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我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站在自己的墓碑前,我的记忆难道错了,听说死人或者灵魂是不会感觉到痛打,我就使劲掐了下自己,瞬间毫无痛感,这没有感觉的感觉让我清醒了起来。是的,我是死了。

  事情还得从几个月前说起,我叫刘言,在一个县城的市场监督局下面的分局做公务员,平时的工作主要是负责食品生产安全、食品安全协调与抽检监测、食品违法案件查处等工作,面对的都是普通老百姓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平日里的工作,正常是到超市、食品店或者餐饮店进行日常检查,看看超市有无过期食品,餐饮店有无使用过期原料或者人员有无健康证之类的,偶尔发现一些店面销售有过期食品的,就根据法律的规定进行立案罚款。反正每天工作的情况大致就是这样,在就是做这些工作的时候还需要把工作的内容形成所谓的台帐,以便上面检查的时候口说无凭。每天都感觉自己忙忙碌碌的,但是又觉得每天空空落落的,自己好像做了很多事情,但又觉得好像什么也没有做一样。如果不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的话,也许到我退休的那一天,生活也就这样日复一日一如既往的重复下去。

  有一天日常检查的时候,我和同事根据群众的举报线索发现了一个从事豆制品加工的作坊,随后我们就到了豆制品加工的地点进行了查看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

  经营豆制品作坊的男主人叫金豆,女的叫许花是金豆的妻子,两人从安徽那边过来的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到了我们这里的时候两个人开始是在一个工厂内做工,每个月通过不断的加班也有近1万元的收入,但是生活的成本也高,除去租房、吃饭还有日常花销大约3000多元,每个月剩余的钱也就6000元左右。夫妻两个人在工厂上班,孩子就成了留守儿童,眼看着孩子越来越大,大的到了上小学的年龄,小的孩子也到了读幼儿园的年纪了,孩子们慢慢懂事的同时也更让这对夫妻觉得亏欠他们太多,每到过年回家看到孩子久久不见父母后那种既欲亲近又显胆怯的眼神,夫妻两个满心的不是滋味。一个春节过后,夫妻两个经过慎重的商议,于是决定辞去工厂的工作,打算自谋出路,目的是无论如何也要把孩子带在身边,再也不受那离别之苦、相思之痛。

  金豆之前服过兵役,但是在部队学习的那些本领在地方上也用不上,退役后基本上在各个工厂做保安,偶尔也做普工,最大的官就是做保安队长了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妻子许花初中未毕业就出来打工了,早年间在服装厂工作过,后来跟随丈夫转战各个工厂,做过普工,也做过女保安。夫妻俩未曾有过一技之长,后来金豆想到,自己的父亲早年间做过豆腐。那时候农村很穷,吃不起高蛋白的东西,豆腐是大家补充蛋白质最好最便宜的食品,只是后来很多农村人都外出务工了,豆腐的生意也黯淡了下来,父亲索性就不做了。夫妻俩商议后,决定把父亲请过来帮助他们做豆腐,两个人谋划着好好跟父亲学学,等到学会了就让父亲在这里专门接孩子们上下学,夫妻两个努力的挣钱就是。

  金豆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子,从小到大都特别懂事,也很孝顺,父亲听了金豆的想法也很支持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父亲虽然60多岁了,但是听了儿子的想法,觉得孩子们也不容易,自己虽然上了岁数,但是身体还算可以,想想那时候农村穷,儿子结婚的时候都没有给予过什么贵重的礼物,现在夫妻两个有用到自己的地方,自己应该为小夫妻两个做点事情。老爷子做了多年的豆腐,闭着眼睛都知道豆腐做的好坏,浸泡的黄豆闻闻就知道是否到了需要制作豆浆的最佳时刻,所以帮忙对他来说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由于城里的店面很贵,再加上城里的门面面积也不够,因为现场制作豆腐,晾晒黄豆、压制豆腐等都需要很大的空间,况且夫妻两个没有那么多钱,就在靠近城边的结合部租赁了一套农民的住宅楼作为经营的场所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

  说干就干,金豆从老家接回了父亲和孩子,按照父亲的指导购买了制作豆腐的机器设备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之前在农村的时候,老父亲生产豆腐都是手工磨制的,但是现代社会发展了,手工的那套东西也买不到了,老父亲也算与时俱进一起帮衬着儿子开始制作起豆腐来。

  生意刚刚开始的时候金豆真的觉得很难,因为不知道自己制作的豆腐销路在哪里?仅仅凭借卖给家庭生活使用或者跑到一些企业食堂内买一点根本无法维持自己的生计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金豆和许花一天到晚都有点愁眉苦脸的,不知道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连累到父亲跟着受苦不说,夫妻俩打工挣的钱还倒贴了很多进去,虽然是把孩子接到身边了,但是每天夫妻两个没日没夜的忙活,孩子也没有怎么照顾到位,就这样过了有近3个月的时间,终于有一天金豆忍不住了,跟老婆许花商议着要不就把设备卖掉吧,实在是没有办法这样耗下去,本来就薄的家底承受不住这样的投资失败。许花思量再三,觉得再去争取一下,没有马上同意丈夫的决定。

  后来,许花拿着自己制作好的豆腐跑遍了附近的各个农贸市场和能够售卖蔬菜的超市,许诺不收对方的钱,卖掉豆腐之后再结账,就这样夫妻俩苦苦坚持了一个月,没有想到的是销路居然打开了,销量也跟着上来了,虽然没有结账拿到现金,但是钱就是等一个月的事情,夫妻两个终于可以松口气了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

  大约过了有半年的时间,夫妻两个的生意慢慢的好了起来,逐渐的人手不够了,就把老婆家的亲戚许妹带帮工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许妹也是一个踏实肯干的人,小时候在家中本来学习成绩很好,可惜受到农村重男轻女思想的毒害,父母不愿意她读书,因为父母认为将来即使有出息了也是别人家的人,她自己也受到这种思想的毒害,在学习成绩很好的情况下主动选择了退学帮助家里做起了家务,后来就随更多的农村孩子外出务工了。听说姐姐和姐夫家自己做起了生意,许妹很是高兴,青年时期错过的一次读书机会再也不能在创业这条道路上错过一次,所以很爽快的答应来帮忙,并且看作是自己学习创业的一次重大机遇,希望将来有朝一日也能有点自己的小事业。

  金豆的事业就这样慢慢的上升着,直到有一日一个电话打来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那个电话金豆记得很清楚,打电话的人给金豆说,每天大约需要200多斤嫩豆腐,100多斤老豆腐,豆干要50多斤,还有其他的一些豆制品。金豆每天供应农贸市场的商户,也有自己散卖的一些,但是目前还没有一个商户每天要这么多的,不过那个打电话的商户表示需要看一下金豆的地点,是否符合卫生安全的标准,否则就不会买这些东西。金豆爽快的答应了,因为他自己觉得问心无愧,因为自己家也吃自己产的豆腐,况且自己家从父亲那时起就有制作豆腐的经验,所以制作的手法工艺还有添加的材质都没有问题。

  约好的时间很快就到了,打电话的那个人直到了中午也没有出现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就在金豆着急的要不要打电话问一下的时候,对方打电话过来说,说开车来的路上和别人产生了碰撞,所以今天来不了,要金豆给自己发位置过来,只能空了下次再来。金豆想也没有想就加了那人的微信,给那个电话中的人发了个位置。

  一天后,我刚刚到办公室就接到了12345系统内的一个举报,对方举报说在鲁山市清水湖镇下庙村张大田的民宅内有一处制作豆制品的作坊,无照无证经营,涉嫌违反《食品安全法》等规定,末了还要求我们严厉查处,还市场秩序,还百姓健康等一些冠冕堂皇的用语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

  我不禁皱了皱眉头,我知道这村子,是我们这个清水镇上最穷的一个村子,一般外来工人都不会到这里居住,更不会上这里从事生产经营了,毕竟这里的位置确实不大方便,除非做事的人为了刻意的逃避我们的监管或者是真的没有钱,无法付出给多的租金,不得己租赁在这个地方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想到这里我不禁有点感慨,如果真的是没有钱才这样做的话,到底该如何处理合适,毕竟根据法律的规定,确如举报人说的那样的话,违法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张队,今天上午安排两个人跟着我,刚刚接到一个举报说是在下庙村张大田的民宅内有一处制作豆制品的作坊,我们现场去看一下,确定是否真实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同时,我心里想着这个举报不应该是假的,除非像前几次那样,一个我们处理过的对象,心怀愤恨,每周都匿名电话来举报几个事情,每次都去现场检查,发现要么根本没有这个地方,要么根本没有这个事情。张队应和着安排了人手,我们一行带上执法设备往张大田的老宅里赶去。

  根据举报的内容的指引,我们轻易的就找到了地方,由于是上午九点多,金豆他们家门紧闭,除了老爷子之外其余的人都在休息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他们制作的豆腐主要供应到农贸市场上,所以产品都是赶在夜里制作好,天不亮就送货,我们到现场的时候已经卖完了当天夜里制作的豆腐,仅仅剩余了一些豆干。

  “老爷子,您好,我们是市场监督局的执法人员,请问这里是你们在制作豆腐吗?”老爷子迟疑的看着我们,脸上露出不明所以的表情问道:“我和儿子一家在做,领导过来有什么事情吗?”“有人举报这里有人无证无照从事豆制品等生产,我们来核实情况,请你们配合做一下调查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我说道。老爷子一听这话,马上怒了,大声的嚷嚷着“谁举报的我,不得好死,最好死他全家!我从年轻的时候就在农村老家做豆腐,少说也做了有二十来年了,还第一次听说要什么照的。”

  房间里还在休息的金豆听见了外面的吵闹声,闻声从床上起来,到了院子里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看到我们后金豆也顿时有些迟疑,一个随行的协管员讲清楚了状况后,金豆倒是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有抵抗情绪,而是略显疑惑的带着我们去到豆制品制作的房间内进行查看。

  “这是我进购的原料大豆,为了做出的豆腐口感好,品质好,原料大豆都是质量很好的黄豆,而且每次进货我都对原料进行检查,这个领导可以放心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金豆进到房间内进行着讲解,“这是我们浸泡黄豆的水缸,各位领导可以看一下,我们的水缸每次使用结束都进行清洗的,卫生方面绝对没有问题。”我跟着金豆的介绍一一进行着检查,说实话,看到的黄豆质量确实很好,水缸也很干净,正在水缸内浸泡的大豆也颗粒饱满,无酸腐、霉变等情况。“带我们去看一下你磨制豆浆的地方。”我用近似命令式的口气说道。磨制豆浆的机器处于停止状态,但机器被擦拭的很是干净,机器的主要部件上还使用透明的塑料薄膜给覆盖着,以免粘落灰尘。亮晒豆腐的盒子和纱布都被清洗的干干净净,而且整个制作的地方都使用了窗纱,避免了苍蝇之类的飞虫混入房间。说实话,这是我检查以来见过的最干净的小作坊了,其实就算是我之前检查过的豆制品制作企业,除了厂房干净以及标准化流水制作之外,也并不强这个小作坊多少。

  最后检查的是金豆的制作豆腐的发泡剂之类的,全面检查后确实没有发现违禁使用的添加剂,根据检查情况我制作现场笔录,拍照打印金豆的身份证,留下电话,对现场的照片也使用随身携带的便携式打印机进行打印出来让金豆签字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所有的过程金豆相对来说都比较配合,除了一旁的老爷子不时的叨唠之外还算顺利。

  最后,金豆讲自己为什么做豆腐的情况对我们进行了大致叙述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同时,他很疑惑的问我是谁举报的,为什么举报他们?这个事情需要怎么处理,他们该怎么做。我告诉金豆,这个是谁举报的我也不知道,即使我知道了也不能说,因为要保护被举报人。至于他们的处理方面,我告诉金豆,在农村的住宅房内是不允许从事食品生产的,他们接下来需要停业停产,否则我们将会根据情况采取后续的处理措施,今天只是是来核实情况真实性的。一听到不能进行生产了,老爷子一下火冒三丈“哪个狗日的昧了良心来举报我们家,啊!啊!我们家老老小小好不容易才有今天,投进去的钱才刚刚能够见到收入啊,为了我孙子孙女和一家人在一起,没有办法才想到了一个起早贪黑的事情做,谁举报我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看着老爷子越说情绪越是激动,我让金豆把老人家拉进屋里。随后我和金豆说道“今天确实是有人举报的,不然这个地方这么偏僻我们还真不知道有生产的情况,但是你应该清楚,目前法律和你父亲那个时候是不一样的,那个时候整个国家的条件都不好,尤其是农村条件落后,我也是农村出来的人,我理解当时对小作坊这些是没有什么管理,而目前不一样了,大家都生活越来越好了,百姓当然也更加注重自己的健康了,俗话说病从口入,所以对食品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了。希望你能够理解并配合我们的工作,不要让我们真正的去使用强制手段,你可能还不知道《食品安全法》对你这个情况的罚款最低就是五万元起步,像你这样做了这么长时间了,如果真要计算罚款的话可能会导致上百万的金额,所以在事情还没有闹大之前,我们回去也和领导汇报一下,你主动停产后找个工厂工作算了。”金豆听我说完,不理解的看着我,心情的变化写在阴沉的脸上,浓黑的眉毛拧成了一团。“刘领导,你看这样行不行,让我把剩余的大豆做完怎么样,你说那个营业执照的事情我来申请办理不行吗?我都配合你们的工作,我一定办理,请你不要让我停业,我们前面都是亏钱的,现在好不容易有点好兆头了,不能就停了啊,我真的一家老小都靠这个为生的,我曾经也是部队转业的,这么些年从来没给国家添过任何麻烦,希望这次你帮帮我,领导,就算我求您了,行吗?”金豆一个男子汉,说这这话的时候不禁眼睛湿润起来。

  我看在眼里,心说“怕什么来什么!”,作为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我何尝不明白金豆的困难,况且我家中亲戚常年在外打工的比比皆是,孩子都是留守儿童,日常生活处于爸爸妈妈的关爱之外,那种回家过年看到爸爸妈妈即亲切有些许生分的怯懦模样直叫人疼在内心最痛处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稳定住心神,我告诉金豆,“首先,你这里是不能从事生产的,因为是民宅,即使你想领取营业执照和许可证也是不允许的,如果你想做的话只能找一个厂房;第二,你要配合我们的工作,目前先暂停营业,我也好回去向上级汇报你这边的情况,如果继续生产的话我们后续检查到还是会进行处罚的,希望你能够明白。”

  金豆似乎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表示了接受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

  回来单位的路上,我一直在琢磨这个事情到底该如何处置更加合适,根据聊天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金豆家为什么要做这个,而且为什么选择了最偏僻的位置,也了解到了前期经营的困难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法律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安慰自己,给人家想想办法,看看是谁举报的,找他谈谈看看能不能有转机。

  事后,我将情况向领导做了汇报,领导的意见很明确,坚决执行法律的规定,否则一旦出现任何问题我们作为监管一方,作为执法者,都是难辞其咎的,出现问题或者这个事情一旦经过媒体曝光我们自身难保,哪还有能力保护别人呢?“小刘,你想过没有,现在是信息时代,每个人都是一个记者,都是一个流动的报社,一个朋友圈和微博就够我们脱掉这身衣服的,我理解你看到当事人可怜后产生的心情,但现在网络时代啊,在当下老百姓特别关注食品安全的时刻,这些内容一旦被放大谁来保护你啊,想想你自己不也是两个幼小孩子的父亲,糊涂!好了,你出去吧!”局长最后下了逐客令,但是我明白,他是为了我着想才如此训斥我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

  一天后,林局长将这个事情的调查情况汇报给了镇政府食安办的负责人,也向分管食品的副镇长进行了汇报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王副镇长很是重视这个情况,特别指示我们分分局要在这个事情上有所作为,不能因当事人经济困难的特殊情况就放纵当事人的违法事实,在全民注重饮食健康和食品安全的档口,一定要做到坚决取缔非法行为,不给老百姓借此抹黑我们政府不作为的机会。林局长表示坚决执行镇长的指示,但是因为取缔当事人的小作坊肯定会激起对抗情绪,希望镇政府牵头其他单位联合整治。王镇表示了同意,并让我们分局出具具体的实施方案。

  林局长将具体方案的任务交给了我,我根据以往的情况做了一个方案:大致内容是由我们市场监督局负责现场的查封,由公安的同志负责现场反抗的当事人的控制,由消防的同志对当事人现场的消防隐患情况进行汇总,由食安办的同志负责将一些小设备进行登记备案,并负责扣押物品至仓库后的存放,由市检测中心的同志对当事人现场制作的产品进行检验,由居委社区负责喊房东到现场并进行约谈并签订不再租赁给小作坊经营使用的承诺书,最后让医院方面安排了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防止当事人因过激行为引起自己或者执法人员的人身伤害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方案写好以后我交给了林局长审定,之后再安排统一的时间采取行动强制关停制作现场,当然如果当事人配合已经关停了的话就不再追究其违法行为,如果不配合将采取后续措施,对当事人的违法行为进行依法处罚。

  镇里面同意了我提出的方案,并通知其他涉及到的几个部门在下周一早上7点进行统一行动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之所以选择早上7点,是因为那个时候当事人刚刚送货回来,应该还没有来得及休息并且家中肯定还有存货,如果没有存货的话我们检测的人员就无法就当事人的食品质量进行检验了。

  不过事情往往与预想的总是不同,就在周四的早上,我看到了一则发酵了的新闻,这则新闻就是著名的“上海阿大葱油饼事件”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上海黄浦区市场监管局发布通告称,2016年以来,该局接到多起消费者投诉,反映茂名南路159弄2号居民屋内有人无证无照制售葱油饼,卫生状况差,存在食品安全隐患,要求监管部门依法查处。随后,执法人员开展调查,并责令“茂名南路159弄2号葱油饼店”(即“阿大葱油饼”)的经营者关门停业,该经营者也书面做出承诺不再无证无照经营从事葱油饼的加工行为,并于2016年7月21日关门停业。9月26日上午据群众反映“阿大葱油饼”重新开门营业,于是瑞金二路市场监管所执法人员再次约谈当事人,要求其停止无证无照经营行为。同时,将“阿大葱油饼”的监管信息报告街道,街道领导表示将继续关心该经营者生活情况,并将会同各部门解决好该经营者目前生活困难。“上海阿大葱油饼”因BBC的一则节目更加红火了,但是随之而来的投诉举报也数量暴增,大部分投诉举报都是说市场监督局不作为的,还有很多食客谩骂市场监督局乱作为的,为什么好好的美食就被你们停业了。甚至于知名大V还在网络上发出:“上海无证卖了三十多年葱油饼老伯被停业那事儿,停业肯定是没错,法治社会咱要讲规矩。我估计他没执照而这么多年没人找他麻烦,基本上也是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苛责老人或者相关部门都不合适,最好的解决方式是赶紧帮老大爷找个合适地方、工商啥的主动联系,让人家赶紧重开。”这样的苛责问话。

  就是这样一个凭借一技之长身残志坚的老人的事件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此事件和我们面对的金豆家的情况有许多相似之处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看上海黄浦区市场监督局被挤在夹缝中的情形,林局长沉思了一会说道:“这个事情我觉得我们还是缓一缓,看看上海怎么处理再说吧,我现在给王镇长打电话,汇报情况后等上海的结果再做处理决定。”

  “上海阿大葱油饼”一时间众说纷纭,事件最终引起共和国总理的注意,总理提及:“前段时间,有家馄饨铺和一家葱油饼店影响很大,”他表示:“虽然它们可能确实存在证照等问题,但我们基层政府部门也应更多从百姓角度考虑,尽量寻求更多人的‘共赢’”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他加重语气说:“监管也不一定是冷漠的,要多带一点对老百姓的感情。”,在这个背景下,阿大葱油饼重新择址开业。当然背后市场监督局是怎么操作的,地址的租金是谁出的,也没有详细的说明。反正是继续营业下去了。

  等这个事情尘埃落定的那一刻,我们对金豆家的豆制品作坊是否还要继续坚持取缔也产生了不同的意见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一方面的意见是要坚决取缔,因为阿大葱油饼是个个案,而且从事了多年有一定的代表性,网上讨论的很是热烈反应了民间对美食的渴望,但是不代表群众就不需要食品安全。我们这个豆制品作坊是刚刚营业不久,虽然金豆的父亲曾在农村做了多年豆腐,但是不代表现在制作就没有问题,从上海的那边的做法也看出是择址后重新开业的,原址一样是不允许经营,故而我们这里取缔是确实有必要。另外一方面的意见认为,不应当强制取缔,而是在了解当事人情况及后续的经营意愿之后,由政府出面帮忙为当事人寻找合适的场地从事生产,并为当事人发放证照。从总理的讲话 “监管也不一定是冷漠的,要多带一点对老百姓的感情。”也能够知道我们这个事情应该怎么处理才最为合适。但是金豆付不起场地费用怎么处理等问题依然不能解决。

  两派的意见不一,最终的结果是镇政府指示我们分局先联系食品检测中心的同志来对金豆家的豆制品做一次全面的食品安全检测,先看看是否符合食品安全的结果再说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就这样对金豆家的处理从我们第一次检查到目前为止已经过去了20来天。期间,举报人多次打电话到我们分局和市局询问处理结果,我们也只能实事求是的告知举报人目前处理此事的困难点。

  食品抽样检测的时候是我带着人一起去的,一大早的时间金豆一家都在家中,我事先并没有联系他们,而是直接带队到了现场对剩余的产品进行了抽样、封样,金豆很客气的跟我讲,“刘科长,您放心,我们绝对不会乱放添加剂,也不会使用不好的黄豆原料,食品检测肯定合格的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我看着金豆有点紧张也有点恳求的目光,顿了顿说道:“这些等检测结果出来再说吧。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在这里做了,因为这个是民房,确实不符合食品生产的要求,如果你想做的话,可以找一个正式的工厂进行生产,正式工厂的话我们是可以给你发证照的,这样一来你正规话生产后也可以大大方方的去推销自己的产品,说不定以后还可做的更大呢。”金豆的父亲——老金激动的回呛了我一句:“你们以为我不知道啊,欺负我们外地人,我们要有钱何必在这里做呢,我不知道找个厂房,但是你知道厂房多少钱吗,我们找了厂房一年的租金算下来估计还不够房租的。”“老爷子,您不要激动,首先我也是外地人,不存在欺负外地人的想法。您家里确实经济困难,但是经济困难不是您继续在这里生产的理由啊,我说这个话其实也是在想法帮助你们。”我的解释在他听起来软弱无力。“怎么帮助我们,你们政府能够减少租金啊,能够减少租金我们就去工厂做。”老爷子气呼呼的回呛。

  我知道和他们继续谈下去实在毫无必要,因为我们的思维根本就不在一条线上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抽样完成后,我告诉金豆,他们这个事情我们会尽快出来检验结果,大约会在一周的时间内告诉他们是否合格,如果不合格的话我会采取后续的措施的,希望他们能够理解并做出正确的选择。

  一周后,食品检测的结果出来了,出乎意料的居然是制作的豆制品都是合格的,没有使用违规添加剂,营养成分等也符合要求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从突击抽样的检测结果看,金豆一家确实没有说谎,都是正规渠道进购的原料,而且制作的过程卫生等各方面确实也比较注意,否则想通过突击检查的抽样对这样的小作坊来说也是很难的,我们之前突击检查的也有,几乎没有通过的。

  拿到结果后,我告诉了林局长,林局告诉我结果可以告诉镇政府领导,但是尽量不要给当事人讲,因为当事人知道了自己制作的豆制品都是合格的以后可能会更加不愿意配合我们的工作搬离目前的民宅场地了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

  “金豆,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吧,还是你豆制品作坊的事情,我需要和你再次谈谈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我打电话给金豆。电话那头的金豆疑惑的问道:“刘科长,难道是我那个检验结果不合格吗?应该不会的,天地良心,我真的很认真的在做豆腐的。”“你先不要管豆制品是否合格,主要是你的场地不符合要求,所以无论结果如何都是不能继续从事生产的。“我很干脆的告诉金豆。

  下午的时间,金豆一身干净的衣服爽爽朗朗的来到了我的办公室,金豆今天看起来和我平时去他那里检查的时候的形象大有差异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平时也许是工作的原因,整个人看起来都是有些颓废的、沧桑的,和他的实际年龄也大上有10岁的样子。“金豆,你坐吧。”我说着给他倒了杯水,看着略显局促的金豆,我继续说道:“金豆,你可能还不知道,从你被举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还要多几天了,这中间我们市场分局也多次向市局和镇里面的领导汇报过你们家的情况,中间本打算去把你家的东西都扣押后强制取缔的,但是后来遇到了些情况,就暂缓了一阵。暂缓的目的其实是希望你自己主动停止,能够搬出那个民宅。”其实我没有告诉金豆真正的原因是“上海阿大葱油饼事件”导致了我们行动的方向有些飘摇未定。今天金豆的回答也像他今天的穿着一样干净爽朗,“刘科长,不行, 我是不会搬离的,你们强制取缔也不行,我和你接触了也有一个月了,知道你并非是针对我们的,但是我全家都扑在这个上面,经济上已经掏空了,现在还不容易可以获得点收入了,又被举报不能继续做了,你想想看那不是断了我们家的经济来源啊,我两个孩子,我和我老婆上面4个老人,我们不像你们都是公务员,你想想看我除了能够打工之外,做豆腐就是我目前唯一的能力了。我不是不配合你们的工作,而是整个家庭没有能力配合。我知道,抽检结果应该是合格的,不然你们也会给我看了,以结果不合格的理由你们肯定也要赶我走的。从你们第一次检查到现在,我确实从开始时候的害怕,中间时候的动摇,到了近几天我想清楚了,我要继续做下去,这是我活着的权利,我没有偷、没有抢,我退役以后也从未向政府伸过手,今天就算是我求你们的,行吗?”不知道金豆今天是怎么了,平时看着他话也不多,今天却像是洪水过境一般的说了那么多。我镇定的告诉金豆,“你知道为了你的事情,我们顶了多少的压力吗?你看看我手里的关于你的举报有多少件,都是说我们不作为的,甚至说我们是你保护伞的,和你有利益关系的等等,我也是安徽人,和你同乡,估计给了被人找借口的机会。”这些事情,本不是打算和金豆讲的,但是一次比一次更措辞狠绝的举报让我也背后发汗,脊柱发凉。而今天金豆拒不配合的态度使得我不得不把最严厉的情况告诉他。

  过了很久,金豆终于告诉我,自己知道是谁举报的了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如果能够把举报人那边搞定是不是可以缓一缓他的事情。我想了想回答,“只要不是非法的手段,你能够把这个事情处理好,我是可以给领导说一下看看能不能缓一缓你的事情,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最终的结果还是需要搬离的,这并非长久之计。”“其实举报我的人应该就是之前那个电话说订货后来没来的人,现在我知道了,估计是同行吧。虽然每次给你们打电话举报他都不留电话,但是我在部队服役学习的知识让我很肯定就是那个人,因为他怕留了号码被我知道了,就确定是他了。”我佩服金豆的分析,从各种迹象判断,应该也是同行举报,如果是职业打假人的话早就来现场要索钱了,至于索钱后金豆家是否继续再经营或者做的好坏他们才不会管呢,职业打假人一般是巴不得违法的经营者一直做下去,这样才会给他们一个有机可乘的良机。所以我们也怀疑是同行举报,但是无论是谁的举报,举报的都是事实,应该来说我们是需要把金豆家取缔的,但是中间遇到了那个葱油饼事件,故而才有了今天的局面。我想如果一开始就快刀斩乱麻的清理掉,也不会给金豆一个错误的认识,觉得我们是拿他手软。事情最终谈的不够愉快,但双方也都明白了我们对方的目的、底线。

  谈话后的第二天,我接到了市里打来的电话,投诉我把举报人的电话泄漏出去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我知道这个是无稽之谈,不说他从来没有留过电话,即使有电话我也不可能给出去。但是我马上给金豆打了电话,问他什么情况。“我给他打电话,求他放过我,我可以给他点费用,但是被拒绝了,还被骂了。”金豆叹气的说道。

  事情往往比你预想的还要糟糕,下午的时候市局再次打电话过来,告诉我这个事情举报人已经上传到了本地的网络论坛上,把投诉举报这一个多月来的情况都写在上面,最后还可狠的是无中生有的说我们是保护伞,和对方有利益纠葛等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现在网络暴力越来越普遍的情况下,很多人热爱看这种花边、权钱、情色等之类的话题,估计这个事情恐难按照我们的预期结束了,必须要动手段了。

  林局长应该也接到了市局的电话,让我去他的办公室汇报金豆家的谈话情况及后续打算采取的措施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看到网上的消息,我很震惊,确实我们做的不够到位,这么多天还没有把这个豆制品点给关停,但中间遇到的情况您也知道的,不是我们故意不去作为。”我赶快和林局进行解释。“情况我都了解,关键是现在事情发到网上以后就超出了我们的掌控范围,不知道是否会形成热门事件,所以现在必须要采取措施,强行关停他们家的豆制品作坊,我等会会向镇领导汇报这个情况,就按照我们上次确定的方案来行动吧,在网络发酵之前我们应该把这个事情结束。否则既有可能会让会使得我们被贴上不作为的标签。”林局长沉吟且坚定的说道。

  今天周三,是个天气晴朗的日子,江南的天空飘过一朵淡淡的白云,空气中散发着青草和花香混和着的味道,去往乡下老张的民宅的路上,河边的几只鸭子正在河里优哉游哉的戏水,不时的把头埋进水里寻找着食物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我们一行队伍大约有30来人,有序的车队往老张家的方向不急不缓的开去。此刻,我没有心情关注周边的情况,只觉得内心有点堵的慌,等会的执法行动是我们分局打头,而我作为分管执法的稽查人员,肯定要冲在第一个,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金豆家到底会有什么样的过激行为,唉……一切等着看吧,反正有公安的同志陪同,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我安慰着自己。

  一辆辆车在老张家门前停下来的时候,引来了围观的许多群众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金豆的父亲还在院子里打扫卫生,从未见过到过如此多的执法队伍的他登时有些呆住了,缓了缓才开口说道:“你们想干什么?反正……反正不能停我们家的生意。”明显的与先前说话底气十足的形象不符,估计他内心也比较忐忑吧。

  一队队人陆续的从车上下来,齐刷刷的在门口站成了几排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早上的时间,我们来的人多,动静也较大。屋里的金豆也困乏连连的走了出来,看到我们这个架势,也知道自己的这个豆制品作坊多半要黄了,不可能在持续的经营下去了,金豆脸上明显的有些敌意也充满了无奈。

  我走上前去,给金豆说道:“金豆,现在我们是来告知你,这个地方我们是要查封的,以后你们不能在此经营,之前已经向你们发放过告知书要求停止经营了,但是依据你们的表现看,从未停止过经营,所以今天你这里的场所我们要查封掉了,机械及其他的生产设备依法进行扣押,后续你要配合我们的工作进行案件调查处理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金豆嘴里不知道嘟噜了一句什么话,接下来他继续说道:“我不走,我知道是谁举报的,我打电话给举报的人谈了,对方当时说不再找我麻烦了。”显然他说这个话的时候也底气不足,明显有点撒谎的意味。金豆家的其他人都陆续的出来了,许花和许妹也都站到了院子里。看着满院子的执法人员和政府领导,两个女人也有点慌,眼神中除了愤恨之外还透着胆怯。

  “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希望你们配合,不要做无谓的抗争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带队的王副镇长用话语来安抚一下金豆他们一家的情绪。“就是的,你也知道,我们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没有行动也是给你们机会,但是你们没有珍惜,反而持续的在经营,现在事情已经都被发到网络上去了。”听到事情被发到网上去了,金豆微微一怔,他应该想到了是他的那个电话把举报人给惹恼了。

  “好了,开始行动吧,公安的人先把他们一家隔离起来,其余的人注意自己的任务,市场监督的同志可以按照程序把设备都进行编号扣押,负责笔录及其他文书的做好记录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王副镇长开始下达命令。“你们这些狗日的……我操死你们。”老爷子听见要扣东西率先开口骂将起来,并不断的用自己的身体冲击警察维持的一道人墙。

  外围的围观群众也纷纷的掏出手机拍照、录视频,并不时的有邻居等人小声说着,“他们做的豆腐挺好的,我们家吃豆腐都是直接从这里买的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你知道什么,他们被举报了,据说举报的是政府有关系的人。”“你说的不对,据说金豆因为生意做好了,得罪人了才被举报的。”“先不管这些举报的事,看看这些人是如何暴力执法的,把百姓都不当人看。”“你看老头子都那么大年纪了,还被警察拉拉扯扯的强制围在那边,万一有个啥的肯定让他们吃罪不起。”“……”“……”群众的议论之声不绝。

  金豆的父亲依然在强力的撕扯警察的手和衣服,想要突过人墙把我们扣押人员的动作停下来,一旁的金豆有些愣神,虽然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但是冷冷的脸上居然牙口紧闭,没有一句话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许花和许妹两个女人都在大声的嘶喊,“打人了,警察打人了。” “政府不给我们活路了,拿我的东西可以,我到时候去死给你们看,我到你们政府门前上吊去。”许花说的更为夸张,我在制作现场笔录,听见许花的话也觉得不过是她们看着东西被扣说出的过激语言,没有必要当真,难道谁还能够真的和生命过意不去?况且他们有孩子,生活总是要持续的,无论是风雨连绵或是阳光灿烂。

  在不断的冲击声、谩骂声和周围群众的议论声中,我们抬出了多袋未使用的黄豆,请来的师傅帮忙拆卸豆腐制作的设备,当第一块被拆卸下来的设备被执法人员抬出来的时候,老爷子首先激动的大哭了起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狗日的,你们害我一家子,我在老家做了多少年豆腐,都是规规矩矩的,从未坑过人,也从不知道还有什么办这个那个证的,你们就因为这个事情拆我们家东西,你们和土匪有什么区别,你们都是狗日的王八蛋,不得好死……”骂声还在继续,但是明显的老爷子情绪过激,恸哭着的样子让我内心隐隐痛着。“是我错了吗?”我内心拷问自己。旁边的金豆这个时候也不再无言,而是劝着自己的老婆不要再骂人了,许花还是在继续的骂脏话,声音依然响亮,外围的群众看热闹一般的高举着自己的手机录像,生怕是错过了每一丝的细节。

  老爷子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双手有些颤抖,随着他双手不知道为何似的朝着地上狠命的抓了几下,脑袋耷拉着向着地面缓缓的躺去,终于停止了谩骂声也停止了恸哭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

  “不好,有人晕倒了,快叫医生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一个警察赶紧松开手去扶到在地上的老爷子。医生很快走进了老头,翻看了他的眼睛之后叫随来的护士和其他人打算用担架将老人带去医院检查。

  就是在人墙松懈的这个卡口,许花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把刀冲到了我的身边,向一个抬机器的人砍去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我登时从侧面推了许花一把,她身子一斜倒在了地上,那把锋利的菜刀依然死死的拽在手上。她一咕噜身子爬将起来,菜刀对着我从头砍下。我心头大紧,知道人在非理智的时候肯定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赶紧的撒下手里的材料向一边躲去。许花一刀没有砍中我,身子一个趔趄,我赶快去抢她手里的刀,这个时候一个警察也赶紧过来帮忙,人墙那边依然松懈了起来,金豆看着自己的老婆那个样子或许怕老婆吃亏也或者是想帮着把刀夺下来吧,反正这个时候也来不及分析他的目的是什么了,只见他也快速的冲进我们三个扭在一起的身子。想来我还是大意了,一个不小心被许花手里的菜刀划到了手上,鲜血瞬时冒了出来,沾染的我、许花还有那个警察身上点点血迹。金豆兴许是看到了血后,认为老婆被我们打伤了吧,只听他一句憋闷已久的疯狂怒吼:“啊!他妈的,你们都去死吧。”一脚从背后把那个警察踹倒在地。我看到金豆那个完全疯了的样子,顿时担心他和许花冲我也来那么一下,就使足了气力去抢许花手里的菜刀,毕竟她是一个女人,在我一拉一甩之下,刀被我拿到了手上,她也被甩倒一旁。这个时候红了眼的金豆完全不去理会许花了,而是冲着我挥拳就来,我没有敢拿刀抵挡,被他一拳打在胸前,一击重击使我闷痛不已。地上的许花将要站起来的时候被两个警察强行扭住了肩膀,另外一个倒地的警察也站了起来想要控制金豆,许妹被两个警察按住双手站在一旁已经哆嗦的不成人样,这时的金豆已经十分的狂躁、愤怒和不计后果的莽撞了。他冲到我的跟前,又是一击,我本能的用刀横直在身前,那一击正中刀刃,鲜血一下喷薄而出。部队练就的本领开始发挥了作用,那个想来帮助的警察还未及金豆身前,又被他踢中了膝盖,再也无法站立。我看到金豆手上的鲜血,也慌了神,不敢再有拿刀抵抗的意思,金豆手伤了,也丧失了一定的能力,一只强有力的手冲我打来,另外一只受伤的手死死的抱住了我的脖子。不知怎么地,我们两个都倒在了地上,其他人看到这种情况也有心但是也无胆帮忙,现场的控制许妹的一个警察想过来帮助我们,只是金豆不断的对我的击打使我双手紧紧握刀,在不停的地上滚动过程中,不知道是我太紧张还是刀被地上抬起,使得金豆浑身是血,我身上也疼痛不已,而金豆打击我的力度也越来越弱,直到那个帮忙的警察把他从我身上拉开。

  由于医生去送金豆的父亲走了,现场来不及救治,好在打斗的过程中已经打了120赶在了救治我们的路上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那个警察看了一眼金豆,发现脖子上有一个巨大的伤口,正在汩汩的冒着血,马上意识到了事态严重,使劲的用手捂住金豆的脖子。

  我浑身疼痛,手上、身上也被菜刀划破了多处伤口,肚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有不深不浅的一刀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因为自己太过疼痛,开始我并没有注意金豆的情况,当警察说金豆脖子上有巨大伤口的时候,我才想到有可能是金豆打击我头部的时候我本能的用刀抵抗了一下,也许就是那一抵抗的机会,使得一刀划到了他的脖子。

  当救护车来到现场,我已经变得意识模糊,只记得我和金豆都被抬上了同一辆救护车,而且并排的躺在救护担架上,我侧脸去看这他,金豆已经不动了,也许打斗后太累是睡着了吧、也许是死了?我当时已经自顾不暇,没有再去想下去,两个眼皮在不停的上下缠斗着,不大一会就安静了下来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微微的眯着眼首先看见的不是我的妻子,而是不认识的两个警察,还有其余两个从未见过之人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缓缓的,我睁开眼睛,嘴唇干裂的蠕动了几下,并未能将话语说出口。此时,一个警察发现我醒来后,马上喊来了护士,在护士小姐的几番护理维持下,我终于觉得喉头松动,可以嘶哑着嗓子发出不怎么清晰度声音了。

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看到一則有關“衡陽“的新聞有感

  “我在医院?”我仔细的回想着来医院之前的情况,脑中不断出现的击打画面使我确信自己真的在医院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我疑惑着,为什么身边有不认识的警察还有其他人,面向着小护士问道:“我在医院……待多久了?”“一个星期了,现在你终于醒来了,不过你要乱动,你肚子上的伤口伤到了肠子和肝脏,其余的伤口都是外伤,已经缝合了,现在需要静养,这几天不能吃主食,顶多喝些牛奶之类的,听懂了么?”小护士很专业很机械的告知了我一边需要注意的内容。

  “警察同志,可以给我家里人打电话吗,我老婆孩子怎么没有来看我?”我转向一旁的警察,这才看清两个坐在我房间内的是辅警,心里喃喃道:“辅警人员多,我不认识也是正常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一旁的辅警看到我醒来的情况后,估计是早就发微信通知了自己的领导,这时见我说要见家人,就打起了电话,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他随后对另外一个辅警交代了几句,只见那名辅警走出了病房。大约几分钟后,那名出去的辅警就带着我的家人来到了我的病房内,看到父母、妻子还有孩子,我内心甚是欣慰,不无感慨的在内心说着:“感谢苍天,要我活着再次见到你们。如果有来生,我宁愿做一平头,再也不做这个狗屁工作了。”我努力的想朝着他们笑一下,可惜脸上也有伤,撕裂的痛感让我丧失了微笑的欲望和勇气,只能用温情的眼神看着他们,嘴里说道:“不好意思,让你们担惊受怕了。”孩子们喊着爸爸,很是规矩的站在床边,并未像从前那样随意的爬到我的身上,父母没有说话,只是眼泪婆娑的看着我,眼神中满是期待和温暖。妻子湿润的眼睛看着我说道:“你辛苦了,为了家里受罪了,将来我会好好带着孩子把他们培养成才的。”说完这些竟忍不住的小声啜泣了起来。“我仅仅是被砍了几刀,伤好了不就可以回去上班了吗,你不要担心什么,你看看还有警察保护我的安全呢?”知道自己身体并无大碍,我心里也不担心什么,反而来安慰妻子他们。“可是那个人死了……”妻子终于忍不住的对我说道。一旁的辅警赶快制止了妻子的讲话,“好了,好了,你们都出去吧,病人需要休息。”警察见到我妻子告诉我这个消息显然很不耐烦,或许是违反了他们之前谈好的见我不能说这个事情的前提条件吧。

  一家人被推推搡搡的出了病房的门,剩下我还依然震惊在刚刚的那个消息中,“金豆死了?”我怎么也不能相信,我在仔细的回忆着,当时不是救护车来的吗?我和他一同被安排在了救护车上,难道到了医院后没有救治过来反而死了?不行,等会我要问一下两个辅警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

  过不多长时间后,两名警察走到了我的病房,代替了之前出去的两名辅警,其中一名警察的执法记录仪还在录着像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一名微胖的警察首先自我介绍道:“我叫景天,他叫梅夏陆,是公安局市局执法大队的,金豆已经死亡,想必你已经知道了,今天我们就是要来做一下这个案件的调查了解工作,希望你配合一下。”景天公事公办的讲述了此行的目的。虽然我身体受到了刀伤不是很舒服,但大脑早已在混沌之中明白过了,看来金豆却是死了。在执法过程中,造成被执法对象死亡,我被调查也是正常的现象,不过我始终坚信法律的力量,坚信法制社会的正义感,毕竟人不是我杀的,我们只是在相互争执的过程中,他不断的击打我,我迫不得已拿刀保护着自己而已,至于金豆身上的刀伤,多半是我们随地翻滚的时候不小心划伤的,具体怎么样我还真不知道,因为我们被分开后我也不久就意识模糊了。

  “能不能问一下,金豆是什么时候死亡的?”我心中疑惑不断,毕竟我也是法学的科班出身,知道金豆的死亡原因、时间都十分重要,这些要素牵连着我的将来,想必警察也知道我会很重视这件事情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景天说道:“你没有必要知道金豆是什么时间死亡的,你只要回答我们的问题就行了,明白了么?”我内心有些窝火,“不明白,为什么不能问?有什么不能问的?”我开口没有好气的回道。那个梅夏陆马上沉着脸怒怼我说:“让你回答什么就回答,哪有那么多废话?”心想着他们也是来执行任务的,自己刚刚伤好,犯不着和他们生气,就默许了他们的询问。“姓名:刘言”,“年龄33周岁”,“身份证号码……”我一一回答着。

  “你为什么杀了金豆?”我心中一惊,马上回答道:“我没有杀他啊,他媳妇首先拿起来刀,我担心她伤到人就去夺她的刀,我把刀刚刚拿到手上的时候金豆就冲过来了,我怕金豆抢了刀去砍人,所以就死死的把刀握在我手里,我并没有杀他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我的话斩钉截铁,毕竟心底无私天地宽,我没有做那样的事情自然不怕。“事实是金豆就死在了你的刀下,这个事实,无法抵赖,快说你当时是什么目的非要杀了金豆?”景天没好气的问道。“我都说了,我担心他拿刀再去伤别人,所以我死死的拿着那把刀不能给他。”“照你这么说,那是那把刀自己跑到金豆脖子上去了?我劝你不要试图狡辩,到底承不承认是你故意的?”我内心郁闷至极,看来金豆的事情不会就这么过去了,想到因此我将会面临刑罚失去工作,作为一家之主,两个孩子的父亲,一个读书16年毕业后好不容易通过千军万马考上公务员工作至今的我,悲愤、绝望、无助等词语已经无法表述我的内心。沉默了好一阵我才继续回答道:“我真的没有去故意伤害他,说白了,之前我虽然见过几次金豆,但都是为了工作的事情,我们既无私仇,也无新恨,你们这样说我确实让我很震惊。”“算了,你先休息着吧,即使你不说也一样可定罪的,你之前作为一个执法人员应该也懂吧。”另外一个警察叫做梅夏陆的说道。

  两名警察从房间内离开后,另外两名辅警就继续走进病房对我进行“看护”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想到刚刚那两个警察的语言和刚刚临走时撂下的一句话,我知道自己算是“完了”。

  在医院待了几天以后,陆续的有警察来对我询问并给我做笔录,因为我自己不能使用手机无法获知金豆这个事情的网络传播情况,也见不到家里人,无法排解心中的苦闷,竟渐渐的郁闷到了极点,回答警察的问题从开始的抵抗到最后的随便警察怎么说吧,就连笔录我也懒的再看,就签字确认算了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

  过了不知多久,反正我出院后就直接到了看守所内,接受继续的盘查和询问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在看守所的期间我的家里人终于委托了律师和我见了一面,“刘先生,能不能告诉我你当时你和金豆缠斗的时候是怎么想的?”一个约30多岁,穿着西服带着蓝色领带,体型微微有点白胖的律师坐在我的对面问我。“我看到了金豆媳妇拿了把刀,我怕她伤到其他人,就去想把刀夺下了,这个时候金豆冲了进来,开始不断的对我进行击打,我死死的拿着刀,主要是担心金豆万一把刀抢走后砍我或者砍其他人,所以就一直不敢松手。金豆打我的时候我应该是用刀抵挡了他的拳头,当时情况比较乱,我内心也很恐惧,所以怎么用刀划伤了他的脖子我还真的不知道。我可以保证的是,我真的没有杀金豆的想法,我也是学习法律专业的,知道杀人后的刑事结果,所以我绝对不会杀金豆的。”缓了缓我继续说道:“王律师,能不能告诉我金豆是什么情况?”“金豆是到了医院后,救治过程中死亡的,因为他失血过多,来不及抢救了,对方家属现在天天到政府门前堵门,要求严惩你。而且你们执法过程特别是打斗过程被人录像上传到了网上,现在网络上人人都在质疑你们的执法蛮横粗暴、毫无人性。所以你这个事情的结果估计很是不理想,你要有个思想准备。”王律师看着我的样子比较中肯的回答了我的问题。通过王律师的话我已经深刻的意识到了问题到了最难以预计的情况,现在网络舆论的力量对案件的审判影响之大我是印象深刻的。既然到了网络一边倒而批判我的节奏上了,估计判刑的结果是确定无疑的了。知道这个结果后,我心情复杂糟糕到了极点,接下来和王律师说了什么我已经不大记得了,结果已定,福祸已分,我岂能奈何?

  审判我的日子很快就来了,我听着喀喀嚓嚓的相机声,看着不断闪烁的相机曝光灯,内心忍不住的突然咧嘴浅笑了一下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人生无常,事事难测,没有想到我在30多岁奋发之时居然成了阶下囚,我责怪老天开起玩笑来是多么的毫无章法不讲道理,就连辩解的机会都不给你。

  我发现了旁听席上我的父母和妻子,看着父母突然更加苍老的面上纹路,看着妻子焦心的憔悴面容,我来到被告席上对着他们深深的一鞠躬,虽然不能和他们有语言的交流,但是我感谢他们的不离不弃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

  公诉人起诉我的罪名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认为我暴力执法、故意伤害金豆从而使得被害人失血过多而亡,证据有当天我们的执法视频、也有网络视频、有金豆妻子父母的询问笔录、也有曾参与协助我控制金豆的那个警察的笔录等等,我很奇怪,那个警察不是和我一样控制金豆夺刀的吗,他怎么成了证人了,他为什么没有被起诉呢?

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看到一則有關“衡陽“的新聞有感

  第一次开庭一个小时左右就结束了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我整个人都觉得昏昏沉沉的,没有听清公诉人都说了什么,也没有关注我的律师都做了怎么的辩护,我只是呆呆的这样坐在那里,甚至觉得被审判的不是我,我的灵魂早已飘至法庭之外在寻找金豆,金豆你能不能来做个证,我真的没有想伤害你……

  此后几天,王律师又来见我一次,他很遗憾的告诉我,在法庭入座前,我那浅浅的一笑现在已经成了网络的热门话题,很多网友说我肯定背景深厚应该知道自己不会被判重刑,所以藐视法庭有关学校重大事件写一则新闻。网络上对我的讨伐已经变成了骂声一片,甚至连我上学的孩子都被公布了学校和班级,有的家长都教育自己的孩子不要再和我的小孩玩耍了,女儿回家哭着问妈妈“爸爸到底是不是坏人,为什么同学都说爸爸是坏人?”我觉得王律师能够把家里的情况都告诉我,算是一个很尽职的律师了,他最后问我还有什么想法没有。“我的结果会怎么样?”我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了,所以很直接的问道。“结果很难说,不过我会尽最大努力。因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是可以判死刑的,你老婆真正凑钱,我们会尽量请求对方家属的谅解,你自己也要表示忏悔,争取最好的结果吧。”通过王律师的言辞和表情我已经猜到法院估计是打算判我死刑了,我楞怔着一会,突然觉得很是解脱。“王律师,回头给我家人说声真的对不起,生不能为父母尽孝,妻不能白头,儿女不能教养,我对不起他们,如果有来生,我愿加倍补偿。”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延伸阅读:

上一篇:日本今年上半年贸易顺差9850亿日元,连续两个半年呈现顺差

下一篇:亚行预测2021年中国经济增长率达8.1%

发表留言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